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章 生变

作者:我自听花  |  更新时间:2019-01-13 12:12  |  字数:2562字

“我看不见。”

在只有油灯嗤响的火苗声中,有些安静的大殿里,焦瓒忽地出声。

犹如一根针落进了水球上,顾小年猛地看了过去。

而反应最快的是孟岸,他想也不想,身子一动便跨越了丈长的距离。

焦瓒回头,看着背后平静的那人,笑了笑,“苏少侠方才是要做什么?”

站在他身后的是一路走来安静非常的登仙阁入世行走,‘仙来一剑’苏复。

此时听了焦瓒的话,他剑眉微挑,有些不解,“焦兄在说什么?”

孟岸面色冷峻,此时手已经按在了剑上。

顾小年看过去,眉头微皱。

“看不见的人五识才会更敏锐,苏兄出身登仙阁,功法自带仙气,可方才焦某只感觉到了一抹嫌恶的寒意。”

焦瓒说道:“宵小所为,令人作呕。”

孟岸直接拔剑而出,三指宽的长剑出鞘,剑气凛然,一剑劈向面无表情的苏复。

他竟是问也不问,说也不说!

“孟兄!”

“住手!”

明惠和常炘是随苏复来的,知道这人人品,此时见了有人突然出剑,而且直接便是下下手,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但他们一动时,方重泉恰好上前一步,将这两人阻了一瞬。

一瞬之间,孟岸的剑落到了苏复的脸前。

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两根手指将大剑轻轻夹住,苏复抬眼,目光诡谲。

“你来得倒是快!”

孟岸心神一颤,被这目光一盯,他一瞬竟是剑心不稳,所凝剑意几有崩溃之兆。

一旁焦瓒伸手,一下按在孟岸后背,源源真气涌入,后者大喝一声,手上阔剑便猛然劈下。

苏复早已收手而退。

顾小年眯眼看着,有些不明白苏复为何暴露如此之早,而且退的如此果断。

但下一刻,他便明白了。

……

方重泉本来是阻了明惠和常炘一瞬,三人并未动手。而见苏复后退,明惠和常炘两人刚松了口气,身旁便亮起了一道剑意。

冲天之剑霸道凛然,几乎只在霎那之间,这股意念便落在了相离最近的常炘身上。

这位浮云观的传人本来在那阵法之中就受了内伤,此时更是未恢复完全,又是被突然偷袭,根本来不及反应。

剑意如山,直接将常炘斩飞出去。

“牛鼻子!”

明惠只有片刻的愣神,怒喝一声便是扭身一拳打出。

方重泉冷哼一声,布衣无风而动,袖中仿佛藏了千百剑气,此时如丝而出。

顾小年瞳孔一缩,“这剑气......”

“南海御剑山庄的无形剑气。”柳施施黛眉微凝,问了句,“要杀谁?”

景云清惊了。

他不知道局面为何突然会成了这个样子,而听了身旁那这人冰冷的话语,他更是有些难以置信。

顾小年思量只在片刻,转而道:“别管他们,走!”

景云清一愣,前边还在说杀谁,现在二话不说就要走?

但他没问,因为身旁的柳施施已经与顾小年往殿门方向掠去了,同时跟上的还有一旁的钟小乔。

想到刚才方重泉的突然出手,景云清目光一凝,轻功施展,一掌便打向钟小乔打去。

后者脸色微变,回了一掌。

“你干什么?”她娇斥一声,有些莫名其妙。

顾小年看见了,无奈摇头,“景兄,她未被附身。”

“附身?”

这话景云清当然是听不明白的,但看钟小乔俏脸冷着,却别与他纠缠,直接就走。这让景云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

呼啸的风声在殿中而起,方才停留一瞬的顾小年一下回头,却是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刺了过来。

只是一个闪身,虽然躲过了刺来的一剑,但也成功阻止了他们离殿的脚步。

“御剑?”顾小年惊讶出声。

长剑无人握着而在空中飞旋斩击,原来是那边的苏复手掐剑诀,如同志怪小说中的剑仙一般。

“登仙阁的御剑术。”柳施施一边说着,信手一甩,广袖之中射出一丛柳叶。

一丛者,便是近百。

苏复双指微动,空中长剑银光一闪,竟是分裂成数十柄巴掌长短的小剑。

小剑纵横飞射如燕,其上真气锋锐难当,在空中穿过时尖啸刺耳。此时一边招架干扰着孟岸和焦瓒的联手,一边如盛开的莲花般将打来的柳叶暗器尽数扫落。

叶听雪之前与瑶瑟仙子有过一番死斗,后者是半只脚踩进武道宗师的高手,两人相斗虽未彻底分出生死,但能将瑶瑟重创,且将那柄‘流瀑寒剑’留在了她的身上,自然能显示出两人交手过程的惊险。

当然,之前也是有苏复等人的帮助,叶听雪才尚算轻松,虽然受了些许内伤,但也不算严重。

此时,她便被那西域来的南如岁缠住了。

……

明惠看着地上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常炘,年轻而粗犷的脸上竟有几分狰狞。

“牛鼻子,你可别死啊。”明惠一手扶住常炘,一手源源不断地将真气渡进对方体内,给他维持一丝生机。

“没用的,咳咳,怪就只怪道爷学艺不精。”常炘虚弱开口。

“不,是那鸟人偷袭。”明惠咬牙说道,他看着周身剑气环绕的身影跃至门口,与那想逃走的几人对上,杀意如潮水而涨。

“别,别管我,快走。”常炘一把扣住明惠的胳膊,脸颊颤动,一字一顿道:“离开这里!”

明惠只是摇头,眼角终于落下泪来。

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太多太多,源头还要追溯到他们的师傅身上,可争高论长了十多年,自然结下了很深的情谊。

他们是对手,是冤家,更是好友。

此时,能与自己在武道上走一生的朋友将要死在自己面前,谁能不悲不苦?

明惠嘴唇动了动,看着常炘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滑落,看着怀中那人气息彻底消失,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嘶吼。

场中,南如岁双手抚琴,琴音如云烟剑气,叶听雪面容冷淡,挥剑击之。

苏复飞剑纵横,数十把小剑来去无影,穿梭破空,生生压制住焦、孟二人。

方重泉则独自迎上了场间的另外几人。

……

顾小年冷眼看着方重泉探手自空中一抓,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肆意揉搓,而后一柄锋锐刺眼的无形长剑便被他握在了手上。

那是由无数剑气组成的无形之刃,看不见却能感知得到。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