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余臻一脉的窘境

作者:小生恭候  |  更新时间:2019-03-15 06:59  |  字数:3435字

余家的人似乎也不管余臻的生死,把余臻留在了武梁山上,而他们却是快步的向着岳山城的行去。

这就好像,余臻在余家是可无可有的。

也的确是这样,在岳山城余家,余臻所在的一脉虽然贵为嫡系,但是却被其他嫡系的人蔑视,被旁系一脉的人看不起,若是族上有条规规定,余臻这一脉的人早就赶出余家。

在回岳山城的一路上,余臻和令狐鸣聊了一些关于岳山城的事情。

有关岳山城的事情,令狐鸣都是放开了耳朵去听,知道了一些岳山城普通百姓不知道的事情。

“余臻,你说你父亲在七年前进入到武梁山时,闯入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然后被一个神秘怪物击伤,经脉尽断。”令狐鸣愕然回道。

“嗯,我每次问我父亲关于这件事情,他始终是缄口不言,好像那里是一处恐怖诡异的地方,令狐大哥,你不会是想要去那个地方吧,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在我父亲出事之后,家族派出了两位半步先天境强者前去探测,最终都是无功而返,不仅如此,在他们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是染上了什么怪病,一个直接疯掉,还有一个因为扛不住,会余家后没多久就自尽了!”

“你想多了,我才是一位凝脉境武者,就算是实力再强,还能强的过半步先天境的强者吗,更何况连三位半步先天境的高手都则损了,我要是去那个地方的话,那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令狐鸣表面上这么说,但是暗自里却是有了另外一道想法。

如果令狐鸣没有猜错的话,余家的人所说的地方定然是衣冠冢。

衣冠冢内既然是有着无数的天灵地宝,但自古以来福祸相依,在衣冠冢的外围肯定设下了陷阱,余家的那几位半步先天境武者应该是不巧撞入到陷阱当中。

“即使令狐大哥你想要去那个地方,恐怕现在也是找不到了!”

“哦,为何?”令狐鸣愕然道。

“在我们余家折损了三位强者后,其余势力的人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包括城主府在内,他们让我们余家的人带路,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地方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无论我们余家和其他势力怎么样去寻找,始终是找不到。”余臻解释道。

余臻所在的一脉的之所以会被其他嫡系的人打压和排挤,就是因为这一件事,要是余臻的父亲没有发现那个地方,余家的人后面也就不会折损两位半步先天境强者了。

余家在岳山城的二线势力当中原来是中上层次的,但经过了那一件的事情,余家直接退到了中下层次。

要是余家的那位年迈老祖寿终了,那他们余家也会直接赶出二线势力当中,挤兑到三线势力。

所谓的岳山城三线势力,指的是门派家族当中至少也要有一位半步先天境的高手坐镇和数位化元境的武者管理。

时间过得很快,三个时辰的时间,令狐鸣和余臻便回到了岳山城。

当余臻带着令狐鸣进入到余家大门时,看守大门的下人拦住了余臻,然后出言不逊的对着令狐鸣说道。

“哪里来的狗啊,这不是你能够进去的地方,赶快给我滚蛋!”

看守余家大门的下人在前些日子与余家的一些嫡系子弟沾上了点关系,再加上余臻一脉在余家内是公认的废物,也正是这样,那个下人才看不起令狐鸣。

令狐鸣听到余家的下人对自己说出如此不敬的话,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是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令狐鸣生平以来第一次被人骂做是狗,如今的令狐鸣早已经今非昔比了,炼神剑派客卿长老无天剑圣的记名弟子,居然被一个下人骂做是狗,令狐鸣心里面在想着,要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该怎么样补偿罪过。

余臻见到自己的恩人遭到了侮辱,他连忙走了过去,指着那位下人的鼻子怒斥道,“大胆,这位公子是本少爷从外面招来的客卿,哪里由得了你出言不逊!”

“还少爷呢,你就是一个废物的儿子!”那位下人嗤笑道。

令狐鸣本来以为余臻一脉就算是落魄,也只是遭到嫡系和旁系弟子的压迫,但是没有想到,余臻一脉的地位如此之地,连下人的地位都比他们高。

此时令狐鸣还在想,余家派出余臻参与讨伐岳山寨一事,该不会就是想要让余臻死在岳山寨。

余臻抬起了手,脸上是暴怒一片,眼看就要向那位下人动手时,看守余家大门的两位守卫立马走了出来,一左一右地包围着余臻。

看到此情此景,令狐鸣感觉自己的价值观都快要崩塌了,他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嫡系的少爷不但被下人辱骂,而且少爷有理,但是却被自己家族的守卫给威胁了。

那两位侍卫都是有着凝脉境的修为,若是余臻想要向那个下人动手,必须要绕过两位侍卫。

令狐鸣摇了摇头,对着那位下人叹气道,“臻兄,你们家的下人既然如此对你不敬,那就由我来替你教训教训他,好让某些不长眼的狗东西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令狐鸣抬起了拳头,宛如瞬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两位余家守卫的面前。

令狐鸣只是挥手真气一震,便将两位余家守卫震飞了出去,然后站在了那位下人的面前,那位下人看到令狐鸣举止投足就将余家的两名守卫击飞了,这一刻,他的心里面才后怕起来。

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对那人出言不逊,可是事实已经发生,他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