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三章枯木龙吟龙翔操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414字

持续解禁,加精大会马上开始,老规矩,12点到12点40,欢迎书友们参加,同时,也别忘记将你们的推荐票投给小三。有月票自然更好了。谢谢。

叶音竹的双手八指同时动了起来,一串清冷而充满肃杀的琴音从他指端飘洒而出,每一个最简单的音符,此时都像是巨龙低沉的呜咽一般动人心扉,浩然恢宏的传遍全场。

集中四十名魔法师的精神力,在这一刻终于发生了质变,深黄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淡淡的紫光。可惜,现在叶音竹身边的魔法师们因为精神力的大量输出,已经无法去感受叶音竹的变化了。否则他们一定会吃惊的发现黄级跳跃紫级的神奇。

没错,就是紫级,象征着大陆最强力量的紫级。

叶音竹在这一刻突然睁开了他的双眼,两道湛然紫光从黑眸中电射而出。但是,此时的他,眼中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清澈和优雅,眸中展现的,竟然是冰冷杀戮之光。

苏拉恐惧了,费斯切拉恐惧了,他们都因为叶音竹身上那无比庞大的杀机而恐惧。

琴宗修琴分为三大等级二十七阶与彩虹等级的二十七阶相合,进入紫级后,琴宗的法力也就与彩虹等级没有什么差别了。这三大等级对于叶音竹来说,分别是赤子琴心、剑胆琴心和紫微琴心。此时,在集中了四十名魔法师庞大的精神力后,叶音竹瞬间质变,由剑胆琴心直接进入到了紫微琴心的境界。紫微琴心还有另外一个称号,那就是——杀戮琴心。

城上城下,只要还是清醒着的人,无不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身环紫光的叶音竹,在这一刻似乎成为了天地间的核心。兽人忘记了进攻,龙骑士感觉到了恐慌,此时,听着那渐渐急促起来,渐渐释放冰冷杀机的琴音,他们仿佛忘记了对面的敌人。

帕金斯倒吸一口凉气,“紫级大魔导师,人类中的巅峰强者。”

狄斯怒吼一声,“还等什么,给我上。难道等他魔法完成再冲锋么?”在他的怒吼声中,兽人劫掠军团终于动了起来。但是,除了比蒙巨兽以外,猿人、虎人、豹人三族战士的速度却明显变得迟缓了许多。因为他们感觉到空气中那浓重的压力,来自龙的威压。

此时的叶音竹,精神已经不完全由他自己来控制,直接质变到紫微琴心的境界,使他本身琴心所无法控制的,黑眸中闪烁着充斥天地的庞大杀意,双手八指在枯木龙吟琴上已经变成了一片幻影。

琴音中的清冷似乎在这一刻已经完全消失了,剩余的,只有肃杀。

费斯切拉看了叶音竹一眼,勉强抑制着内心的恐惧,将自己的全部斗气集中,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呐喊道:“米兰所属,弃龙后撤。”喊出这句话,就是叶音竹交给他的任务。

他的第一遍呐喊,令龙骑兵们从琴音的压力中清醒过来,第二遍呐喊,才令每个人都听清楚了。此时,作为人类最强兵种的龙骑兵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座骑龙似乎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它们的身体居然在膨胀,没错,就是膨胀。先前消失的气息重现,只不过,却要比正常情况下粗重了不知道多少倍,低低的咆哮声,正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兽人大军已经冲了过来,两翼的三族兽人同时朝着龙骑兵们夹击而至,比蒙巨兽迈开沉重的步伐,像绞肉机一般前进着,奥利维拉甚至已经看到了黄金比蒙眼中那强烈的嗜血光芒。

弃龙?那不等于是放弃抵抗么?兽人已经来了。在这一刻,奥利维拉展现出他未来名将所具有的清醒头脑,联想到叶音竹在自己离开前所叮嘱的话,他用最短时间反应过来,大喝一声,“龙骑兵听令,放弃巨龙,撤。”手持龙枪飞身而起,他第一个脱离了自己的巨龙。

如果说王子的话还会令龙骑兵们迟疑的话,那此时统帅的命令是他们绝不会违抗的。这是龙骑兵的纪律。包括米兰魔武学院学员们在内的五百六十名龙骑兵在最短时间内飞身下龙,朝着科尼亚城的方向后撤。而令他们感到怪异的是,他们的巨龙竟然依旧站在那里,分毫未动。

豹人的武器是他们自身的利爪和迅疾的速度,猿人除了负责探路的以外,武器都是巨大的狼牙棒,而强壮的虎人所用的,更是夸张的重锤。就在龙骑兵们后撤的同时,座龙排列而成的一字阵型两端,兽人已经与其发生了接触。

轰——,一个虎人抡起自己的重锤,重重的砸在一头埃里克敏龙的背上。从身材上来看,虎人面对埃里克敏龙一点也不吃亏。但是,令兽人们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头埃里克敏龙在承受了如此沉重的一锤之后,竟然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受到重创,它那看上去并不坚实的身体居然纹丝不动。只是将龙头转向了那个虎人。

虎人看到的,是一双血红色的龙目,血红色中,还带着一道道黑色的细丝,这是他的第一感觉,也是他一生中最后的感觉。因为下一刻,他那强壮的身体已经被这头埃里克敏龙撕成了碎片。

驯龙疯了,五百六十只龙骑兵的驯龙在这一刻全部疯了。冲到近前的兽人们看到,这些驯龙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了血红色,在接触的瞬间,驯龙们同时爆发,疯狂的冲向了面前的兽人。

作为兽人族强力兵种之一,以往虎人完全可以和没有骑士的驯龙抗衡,但此时,他们在驯龙面前,却像纸糊的一样脆弱。他们所面对的驯龙,不论是埃里克敏龙还是马奇诺铁龙,在暴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