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三章枯木龙吟龙翔操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22字

持续解禁,加精大会马上开始,12点到12点40,欢迎书友们参加,同时,也别忘记将你们的推荐票投给小三,有月票自然更好,谢谢了。

科尼亚城前,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鲜血的海洋,变成了血之地狱。数以万计的生命,就在那短暂的时间内消失。城下的龙骑兵们,都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吓呆了,有很多人的身体甚至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城头上,魔法师们因为精神力的透支,都已经失去了意识,他们最后的精神力却依旧通过那一道道银丝传入叶音竹的精神烙印之中。至于原本科尼亚城的五百守军,早已在叶音竹紫微琴心弹奏的乐曲中被震晕了过去。即使《龙翔操》只是针对龙族,但那庞大的精神力震慑,又岂是这些普通人所能抵御的。

能够在龙爆中幸存的三族兽人,数量不到原本的三分之一,而还拥有战斗力的,更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比蒙军团,又一次展现了他们的强大,在龙爆最后发挥威力的疯狂冲击之中,除了外围的狂暴比蒙身上多了一道道伤口以外,他们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但最外圈的几十只狂暴比蒙因为承受了极其剧烈的龙爆冲击,此时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奥利维拉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叶音竹,你也太狠了。那可是五百六十头驯龙啊!”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他临出城前叶音竹会问他胜利是否要不择手段了。

龙骑兵们手持龙枪,双目含泪的看着眼前的鲜血战场,作为一名龙骑兵,他们每个人都与自己的座骑龙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此时,他们的驯龙却已经尸骨无存。原本在他们眼中那个白衣黑发的单纯青年魔法师,似乎已经变成了魔鬼的象征。

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在科尼亚城外如同地狱一般的战场上,残肢断臂,内脏在鲜血中翻涌,在寒冷的北风呼啸之中,送入整片布伦纳山脉。

即使是没有在龙爆中被毁灭的兽人三族战士,此时也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和斗志,有的瘫坐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有的已经近乎疯狂的奔向周围群山,还有一些,甚至忘记了敌人就在正面,直接跑向龙骑兵的方向,被重型龙枪刺穿。

四万大军啊!那可是四万大军啊!虽然没有完全的全军覆没,但在龙爆之后,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甚至连最后一点战斗的意志也已经被眼前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刺激的荡然无存。

就在比蒙巨兽们挺直身体,心中的震惊逐渐被疯狂的愤怒所代替,将他们那嗜血而怨毒的目光投向科尼亚城头时,嘹亮的龙吟声突然从悠远的方向传来。远远的,只见半空中一片黑云,正朝着科尼亚城的方向急速而至。为首者,是一条体型巨大的土黄色巨龙。

在土黄色巨龙背后跟着的是身长在四米左右,翼展达到五米,龙头鹰身的生物。锐利的目光,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刀翼,和它们腹下那锋锐的利爪,充分显示着它们强悍的杀伤力。

“是二哥带着鹰隼龙来了。”奥利维拉惊喜的大喊一声,不过,他的心立刻沉了下来,因为,叶音竹那一曲《龙翔操》还远没有结束。

马尔蒂尼接到科尼亚城的魔法传讯时,也正是圣心城方向受到攻击最猛烈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即使知道科尼亚城即将不保,自己的嫡亲孙子有可能会被兽人毁灭,他也没有立刻驰援的念头。毕竟,按照时间来计算,就算他立刻派遣速度最快的埃里克敏龙驰援,也已经来不及了,何况兽人劫掠军团的构成是如此强悍。

可是,当奥利维拉第二次传讯后,马尔蒂尼却慌了,他可以不管自己的孙子,但是,帝国皇储居然在科尼亚城,那是他不能不管的啊!西尔维奥皇帝只有两个孩子,而这两个孩子此时竟然都在危如完卵的科尼亚城,一旦出现危险,那绝不是他能担待的起的。所以,在第一时间,他强行从自己的军团中抽调出五百鹰隼龙,由二孙子金星龙骑将奥卡福带领,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科尼亚城。

不论是米兰帝国的龙骑兵军团还是蓝迪亚斯帝国的龙骑兵军团,都有着一些特殊的龙骑兵兵种。米兰帝国最引以为傲的驯龙,就是他们的鹰隼龙大队,鹰隼龙大队的数量只有五百头,是龙崎努斯大陆上,唯一一只飞行驯龙部队,本身的战斗力又极为强悍,都是五级魔兽。拥有着所有军队中最好的机动性,在以往的战争之中,为米兰帝国履立奇功,创下了不朽功勋,即使是面对比蒙巨兽,它们凭借着自己的灵活性,在龙骑士的配合下,也能纠缠一番。鹰隼龙骑士的要求比普通龙骑士更高,必须要达到黄级中阶以上再经过种种考核在能加入其中。

当然,马尔蒂尼并不指望这些鹰隼龙能将兽人劫掠军团击溃,那是不现实的,他交给奥卡福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包括王子和公主在内的,米兰魔武学院那一百名学员全部接走。至于科尼亚城,他也只能暂时放弃,等待国内的援军到来后再想办法对付。

五百公里的距离,奥卡福的土系巨龙带领着鹰隼龙,只用了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赶到了。远远的,他们就听到了那阵阵如同雷动一般的轰鸣声,就在奥卡福奇怪为什么自己带领的鹰隼龙大队会产生躁动不安时,他们已经来到了科尼亚城前的平原上空。

拥有蓝级实力的奥卡福目力很好,远远的,他就已经看到地面被大片的鲜红色所笼罩。那有些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