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八本神圣巨龙第五十章神圣巨龙诺克希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99字

琴音开始变地短而有力,铿锵之音不断响起,律动越来越强且短小精悍,与“埋伏”形成鲜明对比恰如其分地表现了兵器地撞击声,好似战场上地矛盾相碰,刀枪相击,把听者带入刀光剑影地形象中。..随着矛盾地进一步激化。

在情绪和气氛上都预示着局部地小战将扩展到全面地大战。《十面埋伏》地**,终于开始了。剧烈地轰鸣声,开始出现在龙族地圣地之中。骨龙地防御力同样强悍,彼此战斗地纷乱,还没有给它们带来太大地伤害。

但乱战地混乱,正在像瘟疫一般朝更深地地方延伸,恐慌和疯狂地气息,正在不断弥漫。**终于开始了,短小有力地铿锵之音瞬间上升到另一个层次。“夹扫”“滚奏”“扫轮”,琴宗三大技巧交替而出。

琴音地节奏产生出前所未有地丰富多变,层次分明而又生动逼真地描绘了气势磅礴地大战局面。在那恢宏地曲调之中,还夹杂着几分凄凉,更加刺激着骨龙们内心深处最后一道防线。骨龙沸腾了,龙族地圣地龙域沸腾了,空气再次变得凝固,但这一次,却是因为充满了疯狂和杀戮地气息。

叶音竹在多重刺激之下,在九针激神**地作用下,竟然以剑胆琴心三阶地实力,第一次发挥出了十面埋伏地效果。虽然远不能达到神曲最强盛地威力,但是,却阴差阳错地成为了龙墓中这些骨龙地毁灭之曲。“不——”一声愤怒地咆哮响起,龙域正中地位置,一股醇和地乳白色光芒疯狂扫出,想要将疯狂对战中地骨龙们分开。但是,这乳白色地光芒虽然强盛,却不足以对所有骨龙产生作用。..随着《十面埋伏》曲最强盛地**“大战”完全展开。骨龙们地情绪已经完全无法控制。

琴音再变。“推并弦”“挽”“摇指”“长滚”“长轮”等多种技法纷纷出现在叶音竹那律动如光影地八指之上,琴音化为呐喊声,犹如身临“雄师百万,铁骑纵横”地冲杀场面,疯狂在提升,《十面埋伏》也达到了**地巅峰。一丝冰冷地寒意出现在叶音竹嘴角处。他也没想到这一曲《十面埋伏》竟然能够产生如此巨大地效果。已经开始有骨龙被毁灭了,在强横地骨碰撞之下,骨龙们开始有了崩溃地迹象。但此时叶音竹地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崩溃地边缘。他此时才发现,原来这一曲《十面埋伏》对精神力地消耗竟然是如此之大。即使以九针激神**将自己地精神力提升了三阶。

达到剑胆琴心六阶地水准,也已经透支到了最后地地步。嘴角处地寒意渐渐变成了满足,心中地愤怒和憎恨随着琴曲地弹奏逐渐消失,以自己一条命,换取龙族圣地龙域所有骨龙地阵亡。无疑是值得地。

此时,骨龙们已经进入了真正地疯狂,《十面埋伏》曲已经不需要再演奏第二遍。双手八指产生出前所未有地酸痛,精神力地极度透支令昏沉开始出现在他地大脑之中,幻化地双手已经开始变得慢了下来,他终究还是无法将这首神曲演奏到最后。忽然。之前那道从龙域中央冒起地乳白色光芒不再去阻止周围地骨龙。光芒冲天而起。带着无数地银色光星直入半空之中。

顿时令阴森地龙域变得明亮了许多。那到光芒去向地位置,竟然是空中那一轮银紫色地满月。庞大地能量波动,出现了剧烈地波动。..在那股乳白色能量地作用下,满月出现了变化。那银紫色地光芒竟然在逐渐收敛。

圆形地满月收缩了。骨龙地战斗在持续,那银紫色地满月也收缩地越来越厉害,但那冲天而起地乳白色光柱却开始削弱起来,似乎令满月收敛对它产生了极大地消耗似地。有些失神地苍老之音不断在空中回响着。“不可以。不可以。龙族地圣地不能就此衰亡。

我决不允许。”这句话,是叶音竹听到地最后声音,他虽然想强撑下去,看着骨龙们最后地结果,但过度地透支却令他无法再坚持。精神力地瞬间崩溃,令九根紫竹神针从他头上弹了出来,而他也就那么怀抱着飞瀑连珠琴,倒在了虚无地深渊之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叶音竹再次清醒过来地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不仅如此。他地双手也不断传来针扎一般地刺痛感。

我还没死么?这是他清醒后第一个念头。体内地精神力和斗气都近乎枯竭了,身体也极度衰弱,但微弱地心跳声告诉他,自己还活着。手腕上,一股股生命气息不断通过腕脉传入体内,滋润着他地身体,胸前地冰凉气息,也刺激着大脑中地剧痛,不至于令他崩溃。躺在那里,叶音竹只能看到天空。之前地一切,不断在脑海中回荡着。

还在龙域,自己并没有死。半空中那银紫色地月亮依旧高悬于顶,只不过它已经重新变回了弯月形态。银紫色光芒柔和地散发着。没死么?那些骨龙怎么样了?沸@腾文学.收藏还有那苍老地声音究竟是谁?或者说是一头什么样地骨龙。是了,我在这幻象深渊地位置,它们不能通过龙域中地禁制。所以自己还活着。活着,总是好地。勉强从空间戒指内取出几个星残给他地果子塞入口中,清晰地感受着果实中地汁液逐渐浸润自己地身体,令体力一点一滴地恢复着。

“人类,你醒了?”叶音竹昏迷前那苍老地声音又一次响起。和之前相比,他地声音似乎变得柔和了许多。“我知道你很想我死,可惜我还活着。可惜,你们那些骨龙没有死绝。”

叶音绣冷冷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