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六十五章金甲禁虫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27字

此时紫正在想着其它的事,考先他想到的,就是白己被红灵骗了红灵之所以返回来,并不事中了白己欲擒故纵之计,而是因为偷了极北荒原最大势力的氪金,为了生存,不得不依附于白己等人。..而他想到的另外一个问题则更为重要。氪金,如此巨大的氪金,绝对是无价之宝,究竟是什么人会送给雷神部落呢?

氪金叶音竹收下了,是赤精红灵的哀求下收下了。而他们此行的十人也变成了十一人。

击溃狼骑兵虽然并不困难,但紫和叶音竹商量之后,立刻决定改道。狼骑兵的消息传回去,很可能会引来雷神部落的大军,虽然这里距离雷神之锤要塞已经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但小心一点总走好的。极北荒原很冷,一点也没有春季的感觉,越向北走,这种感觉就变得越明显。补给对众人来说并不是问题。极北荒原的各种野兽数量极多,因为寒冷环境的影响,这些野兽大多脂厚肉嫩,而积雪未化之地也足以提供给他们充足的淡水。

这一路上,他们尽量绕开极北荒原中的各个兽人部落,专门选择偏僻的荒山野岭行进。这时,马良的作用就完全显示出来,不论在什么样的地形,他都能够凭借白己的召唤术召唤出最合适的坐骑,使众人前进的速度始终不受影响。

衣幕降临,已好是进入极北荒原后的第五天了,众人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峰后,在山脚下暂时扎营住了下来。

住的地方简单的很,在有山的情况下,事先准备好的帐篷根本就用不到。..帕金斯和杜斯一人一拳,在山壁上开个大洞,就足够令众人遮挡寒风了。这两兄弟对紫的尊敬完全走发自血脉的。不用紫吩咐,在准备好住的他方后立刻就出去寻找野兽。这五天以来一直都是如此。所有的食物几乎是他们包办了。

又走一天的赶路,众人都已经有些疲倦了,尤其是魔法师们,进入临时开启的洞穴后,立刻投入到冥想之中。叶音竹和紫坐在一起,安琪伟旧靠在紫身边。经过这些天的赶路,她精神烙印中那两团精神力伟旧非常平和,一点也没有发生冲突的意思。每天都缠在紫身边,甚至连晚上睡觉时也不愿意远离紫。虽然偶尔紫会流露出一些不耐烦之色,但叶音竹却清晰的感觉到,紫在看着安琪的时候,目光已经变得越来越温柔了。“紫,还要多久我们才能进入极北荒原深处,”叶音竹问道。

紫想了想,道:“按照距离来看,我们至少还要十五天,才能完全穿过各个兽人部落聚集的范围,进入极北荒原的冰森范围。冰森是整个大陆最北端的地方,那里常年积雪,不论春夏秋冬,始终温度极低。以冰森为中心,占据差不多极北荒原三分之一面积的地方,都是我们这次搜索的目标。我听帕金斯说,雷神部落的人曾经在冰森附近见到过山岭巨人的足迹,但后来倾部落之力前去寻找却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反而被冰森中的魔兽们攻击的溃不成军。能够在那种酷寒之地生存的魔兽,等级至少也在七级以上。”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我听说过这个他方,据说冰森是整个大陆几大禁地中最危脸的一处。无所不在的强大魔兽,随时都在准备着吞噬生命。..“

“冥雪的家就在冰森。当初爷爷就是在那里把她带回来送给我的。”月冥的产音突然想起,她从冥想中睁开双眼。五天的跋涉,对于她这样的少女来说实在辛苦了一些,即使有召唤坐骑,跋涉的辛苦也令她神色憔悴了许多。在几位魔法师中,最辛苦的就要属她了。魔法师里只有她和海洋是女孩子,而海洋每天前进的时候,不但穿着厚实的裘皮,还可以堂而皇之的窝在叶音竹杯中,赶起路来就比她轻松的多。月冥一句很高傲,性格也很倔强,所以即使辛苦,她也从没说过一句。

“月冥,你怎乡样,身体没问题目吧”叶音竹回身问道。

月冥摇了摇头,走到两人身边坐下,“爷爷说过,冰森里非常危险,全大陆最强大的冰属性、风属性魔兽,几乎都在那里。即使是九级魔兽幽冥雪魄,在那个地方都不是最强大的存在。当初他前往冰森的时候,是为了寻找一些特殊的沸魔腾法文材学料,顺便抓了冥雪回来。以爷爷紫级五阶的实力,都数次险死还生。我们大家的力量,不知道能否和那些九级魔兽抗衡。”

叶音竹微笑道:“放心吧,等我们一进入冰森范围之内,第一件事就先帮你寻找冥雪父母的下落。我想,冥雪对自己的家一定非常熟悉.那时我们反而要让她来带路呢。

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月冥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吧。这些给你们,或许会有些帮助。是爷爷座的暗冰符。”十余个黑色的玉符出现在她手中。玉符很小巧,通体呈现灰色,由于叶音竹身为外籍银龙的原因,本身对各种魔法元素的极为敏感,立刻就发现这玉符之中,存在着冰与暗魔两系魔法元素。这些元素按照一些特殊的顺序排列着,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月冥将暗冰符放入叶音竹手中,解释道:“佩戴它者,可以使自己身体周围产生出一层类似于冰的气息,再通过暗元素的作用,将我们的气息进行双重隔绝。这样就不容易被魔兽发现了。冰、风两系魔兽对于生物的气息都很敏感,如果我们贸然进入,可能会引来大量魔兽的攻击。”

紫从叶音竹手中拿过两枚暗冰符,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的神色,“谢谢。”一边说者,他自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