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一集战争巨兽第七十一章神龙血誓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96字

光华渐渐收敛,海洋的娇躯在旋转中缓缓飘落地面,那一道道绕在她身体周围的乳白色光带渐渐融入到她的身体之中,很自然的右手轻拂,脸上的白纱顿时被一层乳白色光芒所代替,再也不需要担心白纱的掉落了。..

一层层魔法元素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她闭着双眼,眉心处喷薄而出的黄色精神力开始出现了炫丽的变化。由刚刚提升到的正黄色几乎在瞬间就突破到了深黄色,紧接着,深黄色继续发生变化,经过浅绿、绿、深绿,竟然一律突破,连过五阶,一直变换到正青色才停了下来。

瞬间暴涨六阶精神力,看的常昊和马良目瞪口呆,眼中尽是羡慕却没有一丝妒嫉。这就是九级魔兽带来的好处么?如此巨大的提升,完全将海洋从一个高级魔法师中阶升到了魔导士中阶的水准。九级上位魔兽的帮助果然非同凡响。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令海洋精神力瞬间突破六阶的并不是两只雪龙豹的功劳,而是它们母亲留下的那颗晶核,通过灵魂之火的燃烧,那伟大的母亲虽然没有一丝灰烬留下,却将自己全部的能量都保存了下来,为了她的孩子保存了下来。晶核进入海洋体内,直接改造了海洋的体质,在之前乳白色光带的环绕之中,已经将她体内杂质完全排除,而晶核中的大部分能量都已经与那一对小雪龙豹联系在一起,它们将通过与海洋之间如同母体一般的联系来吸收这些它们真正母亲留下来的能量快速成长。就像苏拉得到的那块银龙逆鳞一样。

而与两只雪龙豹同时签订契约,海洋也得到了那雪龙豹母亲留下大茧中的天赋魔法,雪色光带。这是一个防御类魔法,根据自身实力的不同而提升效果。由于这是一个天赋魔法,所以它是瞬发的。以海洋刚刚突破的实力,能够瞬发青级雪色光带,无疑是对她这样神音师最好的保护。..

叶音竹看着全身笼罩在一圈乳白色光环中的海洋,目光寻找了一下,有些惊讶的问道:“它们呢?”

海洋微微一笑,柔声道:“它们睡了,这对小宝贝还刚刚出生,它们需要休息。长时间的休息才行。”

叶音竹好奇的道:“那它们在什么地方休息?”

出奇的,海洋这次没有回答叶音竹的问题,脸上的雪色光带挡住了她那绯红的羞涩,“以后再告诉你。”

叶音竹一向没有强人所难的习惯,微微一笑,道:“恭喜你了,海洋。”

海洋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我真的很喜欢它们,能够看着这一对小生命慢慢长大,一定是我今后最大的快乐之一,我会代替它们的母亲好好照顾它们,不让他们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叶音竹欣慰的点了点头,手上光芒一闪,一白一青,两颗闪耀着特殊纹路光泽的魔晶石出现在他掌心之中。转向常昊和马良道:“这是金纹剑齿虎王和飓风蟒王的晶核。你们选择哪知幼兽,就吃下晶核吧,这样不但能够一定程度的提升自身实力,也可以更好的与幼兽签订契约。”

看着雪龙豹签约后产生的强大效果,马良和常昊心中多少有点失落,此时叶音竹拿出两颗九级魔兽的晶核,顿时吓了他们一跳。

九级魔兽的晶核价值,绝对不在一只九级魔兽之下,因为晶核是魔兽力量来源的中心,是制作高级魔法道具最好的材料,尤其是法师使用的魔法杖,如果能镶嵌一颗同系的魔晶石,效果必然会大幅度增加。..九级魔兽的晶核根本不是用价值能够衡量的。虽然他们也知道叶音竹对外物一向不太看中,但也没想到他竟然肯将如此贵重的东西拿出来。

“音竹,我们不能要。”马良坚决的说道。“你给我们的已经很多了。能得到九级下位魔兽,是我以前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如果你再把九级魔兽的晶核给我们,这样的恩情,恐怕我们一辈子都无法还清。”

常昊的态度和马良一样,“没错,音竹,你已经对我们太好了。我们真的不能要。”

叶音竹没想到两人的态度会如此坚决,好笑的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所谓物尽其用。再好的东西,如果没有人发挥它的价值,也只是件死物而已。这两颗晶核对我来说又没什么用。而你们即将与那两个小家伙签约,在你们身上,这两颗晶核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有了晶核,你们的魔兽伙伴就能在最短时间内成长起来。我们是朋友啊!别忘记你们的使命,你们可不只是米兰魔武学院的学员。”

当着海洋和苏拉,叶音竹没有说出东龙八宗四个字,但他的意思常昊和马良自然是明白的。两人对视一眼,都陷入了沉思。嘴唇嗡动之间,似乎在用传音交流着什么。

半晌之后,他们眼中的执着光芒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然的微笑,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同时上前,从叶音竹手上取走了金纹剑齿虎王和飓风蟒王的晶核。

“音竹。”马良一边看着手中那魔力波动剧烈的晶核一边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和常昊都不再是你的朋友。”

叶音竹愣了一下,转而微笑道:“是啊!我们不止是朋友,还是兄弟。”

马良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是兄弟。同时,我们也是你的下属。我相信苏拉和海洋不会将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在此,我马良。”

“我常昊。”常昊跟上说道。

紧接着,两人异口同声道:“以神龙的名义起誓,终一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