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七十四章各展光辉之璀璨的攻击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357字

看着银龙和那黑色气流正面冲来,叶音竹知道,自己再弹奏完整的琴曲了,倾尽全力,斗气与精神力完全结合,双手同时抓住七根琴弦,施展出他最近才研究成功的七音同爆。..

以精神力的强度为准施展出七音同爆,可以令爆音的威力瞬间增强七倍,更何况此时他手中的飞瀑连珠琴是神器啊!再加上他所施展的静默弹奏方法,在一瞬间,几乎抽干了他剩余的全部魔法力。

嗡——,刹那间,格拉西斯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听到外界的声音了,即使以他精神力的强悍,在七音同爆通过静默弹奏直接冲击在大脑最深处的刹那,精神上还是出现了片刻恍惚。使他释放出的那层乳白色光晕变得黯淡了许多。

苏拉所化的黑色气流比银龙更加快捷几分,或许因为急速前冲的原因,锋锐处的黑色雾气已经向两旁散开了一些。此时,正是叶音竹释放完七音同爆,精神力过度消耗,眼前变得一片模糊的时候。

叶音竹没想过再逃走,他手上还有生命守护,虽然只能保护他这一次,但却并不能扭转战局,在紫的身体被甩开的一刻,他的心就有些凉了。而就在他眼前一片模糊的时候,突然,他发现眼前看到一片奇景。

黑色雾气散开的尖端,他似乎看到了一张面庞和一道锋锐。锋锐似乎是属于天使叹息的,此时天使叹息上释放出的诅咒竟然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而且在一种特殊能量的推动下,这天使叹息也由匕首变成了一柄修长的尖刺。更令他惊讶的是那一张面庞,一张无比绝美,姿容甚至还在恢复容貌后海洋之上的绝美姿容。修长的身姿,绝美的容颜,竟然每一点都和苏拉完全不同,在她背后甚至还有一对炫丽的黑色羽翼。..可惜,这一刻他的视线是模糊的,就在叶音竹想要瞪大眼睛看清楚这一切的时候,一圈银色的光晕已经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疯狂的气息变得更加强横了,庞大的能量波动令每个人为之颤抖,黑与银,两道光影在最后一刻交汇,银光笼罩着黑光,仿佛是龙凤和鸣一般的交汇之中,发生了战斗开始以来最强横的碰撞。

常昊一把扶住被他用斗转星移权杖救回来的叶音竹,两人的目光同时朝战场上看去,他们看到的,是一朵美丽的烟花,没有任何声音的美丽烟花,而下一刻,他们却骇然发现,一片无法言喻的能量乱流扑面而来。

高大的身影在这一刻出现,挡住了叶音竹的身体,也挡住了常昊和被他拉过来的马良,甚至连略远处昏迷的安琪和守护者她的海洋也被他释放出的能量带了过来。那是紫,上身已经完全**,全身交错着无数伤痕的紫。他的身体似乎已经没有一处不受到创伤,唯一没变的,或许只有他那双依旧沉凝的眼眸,他的目光在近距离与叶音竹交汇,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对方内心中强烈的痛苦。

紫的身体确实高大,他身上释放出的一层淡紫色光华竟然将背后冲来的能量乱流完全挡住,面对那无比强横的能量波动,他竟然寸步不移的站在那里,叶音竹能够清晰的看到一蓬蓬血雾不断从紫背后喷洒而出。

紫——,叶音竹想要怒吼,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喊不出声音。

“音竹,以后我们不能再一起驰骋龙崎努斯了,是我不好,不该带你来这里的……”

那是内心深处响起的声音最后声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似的,空气中狂暴的元素波动终于停了下来,紫依旧站在那里,甚至连他脸上的情绪都保持着原本的倔强,只是他的目光已经黯淡了,他的动作似乎已经凝固,就那么看着叶音竹一动不动,而护体的紫色光华完全消失在这寂静之中。

叮叮叮叮叮,五声轻响之中,马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顿时委顿倒地,银龙六器从小就伴随在他身边,在银龙施展牺牲技能的同时,也完全透支了他的全部精神力和体力。

“紫。”叶音绣的心在颤抖,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敢去碰触面前的紫,甚至不敢去为他疗伤,因为在他灵魂的最深处,就在能量乱流消失的同时,已经失去了紫的联络,完全失去,没有一丝痕迹的残留。

嗖的一声,苏拉脸色惨白的身影落在叶音竹身边不远,他手中的天使叹息已经不见了,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仿佛正在承受无尽的痛苦,他的力量似乎只能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倒下去。

此时此刻,还清醒着的常昊、苏拉和海洋,目光都集中在了全身颤抖的叶音竹身上,而远处,被撞了一个跟头的格拉西斯,正在奋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苏拉的天使叹息,就深深的插在他之前被黄金比蒙全力轰裂的缝隙之中。格拉西斯很愤怒,有生以来,他的身体第一次受到了创伤。在那些卑微的人类和远未成长起来的紫晶比蒙联手之下受到了创伤。虽然这创伤还远远不足以对他造成破坏性的伤害,但此时他心中的愤怒已经提升到了巅峰。只要重新站起来,那些还幸存着的家伙,将没有一个能够从自己手中逃脱,只有让他们的身体都在自己的胃里消化,才能令自己的愤怒逐渐平息。

叶音竹没有哭,他那颤抖着的身体和眼神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逐渐平静下来。但是,他那原本澄澈的没有一丝杂质的黑眸,却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血红色。缓缓踏前一步,他一只手坚定的抓住紫的肩膀,让他那凝固的身体缓缓倒在自己肩头上。

“紫,我知道,你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