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八十一章比蒙第一勇士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58字

放开我,紫,我要去找古蒂那混蛋算帐.难怪他哪次会把我派上前线,后来又一直都对我很好,原来只是利用我.他竟然毁了我的家,害了我的父母和兄弟,我要找他算帐去.”说着,他用力一甩,强横如紫都被他带的一个趔趄,再也抓不住他.”大哥,现在不能去.”在桑托司开门的一瞬间,紫骤然大喝一声,属于紫晶比蒙的气息瞬间释放,强悍的神兽气息顿时令桑托司的狂怒为之一滞,猛的转过身看向紫,”为什么?”

看着桑托司的样子,随时都要爆发的可能.

紫沉声道:”大哥,现在时机还未到,你别忘记,古蒂手中有雷神之锤,而他自己更是兽人第一高手.你能把他怎么样,我已经失去了父母,难道你还想让我也失去唯一的哥哥么?”

桑托司楞了一下,虽然他一向自恃甚高,但雷神之锤的威力他是曾经亲眼见过的,气息顿时凝固了几分,”别忘记,我是比蒙统领,所有的比蒙巨兽,我门的族人,都只听从我的命令,就算古蒂手握雷神之锤,也不可能同时面对包括我在内,200位比蒙战士的围攻.

紫沉声道:”但他还是雷神部落的酋长,就算我门将他毁灭,你以为我门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吗?更为重要的是,一旦雷神之锤要塞中发生内乱,那么,兽人维持千年的三大要塞体系必然出现巨大的破绽.难道你想成为兽人族覆灭的罪人么?”

桑托司怒吼一声,”那要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紫冷然道:”当然不是.大哥,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

桑拖司重新将门关上,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比蒙巨兽中,他有着绝对的威严.这里产生出这么巨大的声音,都没有一只比蒙巨兽敢来干扰.

重新回到房间之内,桑托司沉重的步伐不断在房间里走动着,不稳的气息象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他那雄壮的身体内隐藏的恐怖力量连站在一旁的夜隐竹也暗暗心惊.

当下,紫将自己当初离开雷神部落后这些年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一遍,从被哪个受过他们家恩惠的叔叔救走说起,叙述了如何进入人类世界,如何遇到夜音竹,之后十年又如何在夜音竹的帮助下顺利提升到七级魔兽的水准,以及之后与夜音竹签定同等本命契约,甚至包括这次前往冰圈,大战战争巨兽格拉西斯的事都详细了说了一遍,当他说到夜音竹用自己的生命力凭借契约拯救了自己时,桑托司看向夜音竹的目光明显变得柔和了许多.”好兄弟,原来你这些年受了这么多苦,可是,可是大哥我却一直在这雷神之锤要塞中享乐,在帮助我门的仇人震慑一切敌人,我,我真是个混蛋啊.”桑托司悲吼一声,想将自己内心的悲痛释放出来,可此时却偏偏没有可以让他释放的地方.”大哥,不要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门只能面对.为了兽人族,也为了我门的仇恨,我门现在都只有隐忍.你放心吧,这次我们找到了战争巨兽,并逼他臣服.相信用不了多久,我门就能拥有与兽人三大部落抗衡的实力,当我成长成真正的紫晶比蒙时,就是我真正重临这雷神之锤要塞的一刻.

桑托司看着目光坚定的弟弟,用力的点了点头,”好,紫晶比蒙,这么说,我该称呼你一声紫帝了,我的好弟弟,这次我就跟你一起反出要塞,我看谁敢阻拦我门,有我门这两百名族人的护卫,天下大可去得.””不.大哥,你不能跟我走.”紫摇了摇头,道:”为了今后的回归和报仇,你必须留下来,如果你现在和我门一起走了.那么我还活着的秘密必然会暴露,那时候,我门要面对的就是兽人三大部落的围敫,哪怕是我门能联络上全部的比蒙巨兽,也不可能与三大部落上千万兽人抗衡啊.”

桑脱司有些茫然了,气怒与见到兄弟的惊喜,令他大脑陷入一片浑浊.”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留下来?继续当古蒂的走狗么?”

紫有些无奈的道:”恐怕也只能这样了,大哥,你必须要忍耐.为了我门的将来而忍耐.”

雷神商会

身体笼罩在黑色法袍的艾莫森出现在会长密室中,这雷神商会虽然表面上会长是挨托奥,但真正的幕后老板却是他.”挨托奥,你这么急着叫我来有什么事?”艾莫森冷冷的说道.

挨托奥伸出右手,把那块氪金呈现在艾莫森面前,”大哥,你看这是什么?””啊?”艾莫森低呼一声,从挨托奥手中取过那块充满特殊能量气息的氪金举到自己眼前,”氪金,居然是氪金,你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挨托奥将今天竟拍大会上所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大哥,你说这块氪金会不会是当初我们从老板那里带来送给古蒂哪一大快氪金中的一部分?你看,这块氪金的切痕非常平滑,象是被利纫所断.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今天在拍卖会上那两个人形的家伙恐怕就是抓到赤精的人.”

挨莫森仔细观察手中的氪金,邪恶的目光不断闪烁着”你说的不错,这很有可能是那一大块氪金上的一部分,极北荒原虽然盛产各种金属,但唯独没有氪金出产.这次我门送给古蒂的那快氪金,相当于整个龙崎努斯大陆一百年的产量.其珍贵程度根本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要不是老板拿他有大用,也不会送这么珍贵的礼物给他了.没想到却人一个小小的赤精给偷走了.如果我门能从那两个人手中得回氪金,必定是大功一件,那两个人呢,现在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