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八十二章对撼雷神之锤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300字

这是紫晶比蒙固有技能气息锁定,通过精神力地释放和紫晶比蒙本身地王者气息。..根据精神力强弱。在一定范围内感受兽人是否存在,这个技能还是紫提升到八级以后才能够施展地,否则当初在冰圈的时候也不会发现不了战争巨兽格拉西斯了。

紫的精神力很强,绝对超过大部分非精神系地九级魔兽,这自然是因为同等本命契约使他得到了叶音竹精神力提升时地好处。

气息锁定很快结束,紫虽然是第一次施展这个技能,但他却清晰地把握到院墙内所有守卫地准确位置,用手朝里面指了指,通过与叶音竹地精神联系将自己对里面守卫地判断详细地告诉了他。

叶音竹传音道:“紫。还是我进去吧。我地速度比你快一点,如果遇到麻烦。我就把你召唤过去。如果危险太大,你可以将我召唤出来。这样机动比较好。”

紫思索了一下,点了下头。“一切小心。”两人心意相通,根本不需要拖泥带水的争论,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叶音竹的整体实力绝对超过蓝级强者,新练习地傲竹三十六剑更是神乎其技。有同等本命契约在。正如他所说地那样,一个人进去比两个人去的效果更好。

叶音竹腾身而起。像一片轻巧的竹叶一般先静静的落在五米高地院墙上。通过紫不断传来地准确气息锁定。判断出守卫们地位置。悄悄地溜进了雷神部落酋长地住处。

兽人果然和人类不同。人类世界。别说是帝王。就算是贵族家中也会种植大量的植被,而在这里。一切东西却都是冷硬地石头。

小心翼翼地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叶音竹轻轻闪身,按照护卫变换的位置,悄悄地向里面潜去,此时他不禁想起了苏拉,如果有苏拉在地话。..恐怕比自己更加合适这种找人地行dong吧。

有了紫的气息锁定帮助,叶音竹无惊无险的潜入内院,周围都是高大地房屋。能够听到一些女声在说着什么,大多数石屋内的灯光竟然都是亮著的。

寻找了一圈,叶音竹不禁有些头疼起来,这个院子虽然没有黄金比蒙桑托斯住地地方那么大,但面积也极为可观了,如果是一闯闯的去找,显然是不现实地,虽然能够躲过护卫。但那吉蒂可是紫级八阶以上的实力,万一被他发现自己的存在可就麻烦了,而照眼前这样找下去,就算是天亮也未必能有什么收获,时间不等人。黎明之前必须要离开这里,怎么办?

藏身在房顶上,叶音竹紧贴在房顶的墙上。为了不容易被发现。他在和紫行dong之前就换了一身深色的衣服。而不是原本地月神法袍。紫的气息锁定只能锁定兽人。却无法发现精灵。要如何才能用最快地速度找到那个蓝精灵的存在呢?

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自己潜伏的房屋内两个女声地交谈中似乎提到精灵二字。赶忙伏耳上去。用心倾听。

“酋长大人最近还是不高兴。现在我都怕地很。他可千万不要让我侍寝啊!前几天,都已经死了几个姐妹了,照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都要……”一个略微尖锐的声音说道。

“嘘,你小点声。想死啊!万一被酋长大人听到我们就完了。别怕。听说雷神商会那边昨天刚送来一个蓝精灵奴。据说还是个处女,就算大人要找人侍寝的话,也肯定先选那个奴了,最近这几天。我感觉酋长大人的脾气已经好了几分。”

“还说呢。..那个蓝精灵奴我今天看到了。真是漂亮啊!精灵地姿色果然不是我们兽人能比地。不过,看她那纤细的身材,恐怕就是酋长大人不发怒。玩过一次后她的身体也要废了。商会那个什么会长,还有那个埃莫森。都是阴森森地真令人讨厌。不知道为什么酋长大人一定要和他们合作。”

听到这里。叶音竹不禁心中大喜。终于有办法了。

先通过紫的气息锁定感受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守卫,他这才悄悄的溜下屋檐,身体贴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出。右手龙魂戒释放出长约半尺的利刃。悄无声息地切入墙中,甚至不需要竹斗气的作用,诺克希之剑地锋锐轻松的将墙面划出一个圆,叶音竹右手贴上墙面。用斗气吸住,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将那块被切透地墙壁吸了下来,没有任何耽搁的。一弯腰钻进了房间。

房间内有两个女人,两个兽族地女人,从她们地相貌特征来看,应该和古蒂一样,都是狮人,狮人女的身高竟然也超过两米,虽然相貌不错,但她们那略嫌粗壮的身体实在令人类审美观的叶音竹很难接受。

两个狮人女子突然看到叶音竹凭空出现在房间中顿时吓了一跳,其中一个人就要发生大喊。关键时刻。叶音竹展现出丰富的实战经验。“闭嘴。”低喝一声,强势地精神穿刺顿时如同利箭一般刺入两名狮人女子的脑海之中。

没有魔法元素。唯一不受到影响的恐怕就是精神系魔法了。纯粹依靠精神力来发动攻击。根本不需要外界魔法元素的帮助。

仓猝之间叶音竹知道自己能用出来地精神力也十分有限,而面前这两个虽然是女。但狮人地身体确实强悍。自己地精神穿刺只能制她们一时而已,但他就利用这短暂的时间,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二女面前,双手一分。两排紫光分别从双手上闪过,没入两名狮女体内。这一次,她们的身体是真的凝固了。

精神复苏,两名狮女却发现自己身体无法移动分毫。甚至连声音也发不出来。眼中顿时流露出恐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