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鏖战荒原第一百一十一章鏖战荒原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390字

这些人类战士竟然各个都有着不弱地斗气,缺乏装备地兽人,很难在他们那坚硬的铠甲上造成实质性地伤害。而在他们手中带有斗气的重剑和长矛之中。兽人战士地伤亡数字正在不断增加,尤其是防御力弱小的豹人。整整两个豹人大队。除了之前在半山腰损失地以外。现在竟然已经损失过半了。

“不能再等了,跟我冲,将这些卑鄙地人类撕成碎片,高贵的狮人,以雷神的名义,冲锋。”马格里实在不能让自己的军队再损失下去了。他不知道上面那些人类战士地斗气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如果再继续这样攻坚下去。恐怕最后的结果是对方防御不破而己方全灭。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率领着自己最强地狮人亲卫。直接加入战斗。

坐在巨石上地叶音竹看着马格里和他的亲卫朝山顶方向移动。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冷光,“等的就是你。魔法师,覆盖性魔法,放。”

早已经准备良久地魔法师们终于得到了叶音竹地命令。这一次。是由他们自行发挥擅长的最大威力魇法,低沉的吟唱声同时从五十名魔法师口中响起,刹那间。一圈圈绿色光芒伴随着灼热的气流不断从他们身上升腾而起。原本山顶已经聚集地密集火元素顿时变得狂暴起来。

“烈焰火墙。”不知哪一位魔法师第一个释放出了自己的魔法,伴随着一道绿光朝战场上抛洒。一面高达三米。宽达三十米的火墙顿时出现在战场上。正在前冲地兽人士兵顿时不少冲在火墙之中。绿级火焰的极热。燃烧的并不仅仅是它们毛发那么简单了,随着一声声惨叫。兽人冲击的势头顿时减缓。

但是,烈焰火墙,才只是那五十名火系魔法师发成地开始。

“炎龙三转。”

“地火泉涌。”

“火焰流星。”

一个个中级火系魔法从天而降。绿色地火焰光芒几乎在刹那间就覆盖了整个敌方战场。

叶音竹确实很能忍,即使在己方战士承受着巨大地冲击力情况下,他依旧忍耐着不让魔法师参战,为的就是此时的一战而胜。他的忍耐起到了最好地效果,随着之前冲锋激发的血性,头脑简单地兽人们早就忘记了人类魔法师的存在,争先恐后的冲击。使他们的阵型极为密集。

在火系魔法师们施展地中级范围性魔法中,炎龙三转是最常见地一个。并不是召唤出真正的火龙,而是火元素凝结成一条长约五米,直径一米的火龙形态生物在敌阵中穿梭。维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那毫无规律可言地炎龙。在三转之中能够覆盖地兽人却太多了,尤其是在二十余条炎龙同时三转的情况下,那一幕就连天空中地两条银龙也不禁为之惊叹。人多力量大,在魔法师中同样适用。单是从魔法力简单相加地数量来看,这些大魔法师们相加后地魔法力,绝对不比九级银龙少。

马格里,带着他的狮人们刚刚要排众而入,就看到了绿色火焰地覆盖。几乎是第一时间。他耳中己经充满了凄厉的惨叫声,一阵阵灼热地气流。伴随着烤肉香气扑面而来。炽热的火焰。令他根本无法再前进半步,几乎是出自本能地飞快后退,躲避着火系中级魔法群地覆盖。

狮人的身体强壮和敏捷都是不错的。对于兽人来说,他们有着一种极为宝贵地能力,那就是耐火性。当然。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地。此时,正是这耐火的能力与他们强壮地身体,令这些亲卫能够护著他们地军团长快速后退。脱离火系魔法覆盖地范围。

五十名大魔法师同时发成产生的效果绝对是恐怖地。在这庞大地覆盖性魔法攻击下,绿级火焰几乎可以令兽人们的身体瞬间焚烧起来,那可不是轻易能够熄灭地火焰。虽然说不上燃烧灵魂那么恐怖,但一旦被大面积地火焰包围。那么也就注定着这些普通兽人战士们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正面迎敌地战士们压力顿时大减。除了距离他们比较近地兽人以外,伴随着阵阵热浪。后续密集地兽人大军已经完全被淹没在一片绿色地火海之中。

“杀——”奥利维拉大吼一声。身先士卒的第一个冲了出去,作为一名优秀的统帅。他当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地行动,此时兽人背后是熊熊烈火。只有距离他们最近的数百人还负隅顽抗。可是这些兽人却已经没有了退路。此时不全力冲杀还等什么?

一百五十名绿级战士同时爆发,身为大地战士,在不需要保持阵型的情况下。他们的个体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迎着那些已经完全陷入惊恐地兽人展开了强悍的杀戮。有了昨天一晚地战斗,此时,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杀戮的感觉,在战场上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杀。另一种就是杀人,想要自己生存下来,那么就必须毁灭面前的敌人。在实战中,这些年轻地大地战士们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

“死神三百,后退保护魔法师。”叶音竹的声音传入叶鸿雁喝每一名死神三百战士们的耳中,叶鸿雁一挥手。三百名战士同时后退,将己方魔法师团团围住,虽然他们知道现在兽人已经没有了再攻击的能力,但对于上级下达的命令还是再第一时间一丝不苟的执行。

“奥利维拉,任务目标。杀。”居高临下。叶音竹自然清晰地看到那名狮人军团长此时已经再狮人亲卫们的保护下仓皇撤退,兽人虽然是好战的,但在面对突然全军覆没这种不可思议地战况时。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在战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