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一百一十一章鏖战荒原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64字

奥利维拉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冷笑,作为米兰魔武学院百年来最出色的重剑战士系学员,他的实战经验在同龄人中绝对是最丰富的,眼看着马格里沉重的战刀劈了过来,不闪不避,身体瞬间加速,拉近了自己与马格里之间的距离,双手握住重剑,全力上挑,剑尖所指的位置,正是马格里手中战刀接近刀柄处,那也是马格里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蓝级斗气,直到重剑与战刀接触的瞬间才爆发出来,铛的一声轰鸣,马格里高大身体的前冲之势嘎然而止,反而被震退一步,而奥利维拉在身体上毕竟比狮人强度差了一些,马格里又是全速冲击,虽然他在斗气上占据了一定上风,但也同样后退一步,两人在斗气的对抗上,明显是蓝级初阶的奥利维拉占据了一定的上风。大地战士们快速的将狮人亲卫队包围,狮人战士凭借的就是他们强悍的身体与力量,可惜,这些相当于黄级高阶战士的狮人今天遇到的却是绿级的大地战士,儿数量还是一百五对一百,交战刚一开始,狮人亲卫队就被压制在绝对的劣势。平均三个大地战士对付两个狮人,这场战斗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正在这时,爽朗清澈,犹如飞瀑流泉般的琴音在叮咚之中响起。仿佛是飞流而下的瀑布,但那充斥着巍峨之气的乐曲,又如高山般凝重。一圈圈暗黄色的光晕从天而降,笼罩在交战的双方身上。

山顶上,那优雅的身影正在抚弄着膝上橙色古琴,飞瀑连珠琴的灵魂气息就在这一曲《飞瀑连珠》中绽放而出。凭借着精确的精神力控制,虽然距离不近,但叶音竹却操控着自己的琴魔法从天而降,直接覆盖在了那块不大的战斗范围之中。这是一种扩大式地面积型神音光环,将音乐更大范围的作用在特定位置上。是琴魔法的效果并不四散,更集中的发挥作用。这是这些天在每天大量操纵神音光环却无法笼罩所有战士后,叶音竹冥思苦想后对琴魔法使用的一种新方法,此时,正好用眼前这些狮人来做个试验。

当巨大的神音光环笼罩这二百多人战场的同时,《高山流水》在叶音竹那相当于蓝级魔法师的天才琴帝全力演奏下,立刻就产生了作用。

同样在战斗,但对于人类战士和兽人战士来说却完全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狮人亲卫队在柔和地琴音笼罩下,在那柔美的音律中。只觉得全身舒展而舒适,心中的战意瞬间下降,不论是手上的攻击还是力量都在无形中快速削弱。而和他们正相反地是,人类战士却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绿级斗气瞬间升腾,那些达到绿级高阶的战士,甚至达到了青级初阶的水准。原本就强势地一方瞬间变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狮人亲卫第一时间崩溃。随着一名名狮人亲卫逐渐倒下,这场战争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蓝级神音,琴宗顶级琴曲《高山流水》的增幅与削弱,在第一时间达到了最完美的效果。也正是因为这一曲《高山流水》使这场五百对五千的战斗变成了零损失。

蓝色斗气在琴曲中暴涨,高达三米的马格里被奥利维拉一剑震飞,三道蓝色剑芒在空中勾勒出死亡的交叉波纹,人类和兽人战士相比,除了魔法师带来的优势以外。最大地优势就在装备上。在斗气本身的优势加上星蓝战铠与那水蓝色的重剑的增幅下,奥利维拉的实力本就已经超越了拥有身体优势的马格里。在高山流水的辅助下,马格里甚至连给奥利维拉带来麻烦的机会都已经消失。奥利维拉一向都不是那种进攻狂暴疯狂的战士,他拥有着统帅的冷静,这种冷静也同时存在于战斗之中。

轰然巨响之中,马格里手中地武器在米字型三道剑斩之中完全破碎,而下一刻,这位雷神部落地军团长已经看到了死神地召唤。

保护在金黄色毛发狮人的绿级斗气瞬间破碎,蓝光勾勒着完美地弧线,那圆弧的突出。选择的是狮人防御最低的咽喉。

不成比例的两道身影一错而过。伴随着点点破碎的绿色星光。奥利维拉已经出现在马格里背后,手中重剑在右臂高举。也宣布着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

马格里眼中充满了不甘,凶睛中光芒逐渐消失,那高大的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轰然倒地,头颅与身体已经分成了两个部分。

除了死神三百以外,米兰战士和魔法师们都高举起手中的武器和法杖,胜利的欢呼在琴曲的渲染中在山顶响彻。胜利,这是米兰战士们在这次任务中第一次正面的胜利,而且是面对十倍敌人的胜利啊!也正是这场胜利,正式确立了叶音竹在米兰战士们心中的地位。叶音竹的指挥或许还是生涩的,但他在战斗中不论是之前音刃补位还是最后的神音增幅,都在战斗中取得了决定性的作用。

奥利维拉抬头向山顶的叶音竹看去,叶音竹双手落于弦上,抹去《高山流水》的余音。目光相对,奥利维拉剑交左手,右手抬起在头顶,伸出了大拇指。在神音旋律的作用下那酣畅淋漓的攻击令他体会到了更高阶的战斗力。虽然这只是第一次,但奥利维拉却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神音光环笼罩下的战斗。

狐人肯特在三柄重剑的压制下被带到了叶音竹面前,此时这位混编军团智囊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死灰色。那可是五千对五百啊!可从战斗真正开始到结束,却只经历了如此短的时间。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五百人是如此强悍。其实,兽人们的判断并没有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