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身穿灭神弩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9365字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暗,空中厚厚的云朵使大地散发着阴沉的压抑。..但空气却非常凉爽。这是极北荒原特有的凉爽。空气中的味道带着淡淡的兽人族腥气。

“音竹,你和鸿雁走吧。只要你们还在,将来就能重新组成一个新的死神五百。请两位银龙帮助,你们和海洋一起走。“奥利维拉毅然说道。

“那你呢?“叶音竹平静的看着奥利维拉。

奥利维拉很自然的一笑,“我当然要留下,紫罗兰家族的光辉怎么能因为我而有所污染。我将带领战士们进行最后的冲锋,不是还差五百狮人耳朵么。我相信,在我死之前,一定能够将任务完成。不论最后结局如何,这一次,能和你们两个一起进入极北荒原,一起战斗这半个多月的时间,似乎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战斗历程。音竹,在你的神音光环笼罩下战斗,真的很爽。坦白说,在年青一代中,以前我从来没佩服过什么人,但现在,我却很佩服你,也佩服鸿雁。就算我的灵魂消散,在我心中,你们也是我最好的兄弟。“

共同经历生死,共同面对强大的兽人族,已经将这三个年轻人的心完全联系在一起。即使是叶鸿雁,嘴上虽然不说,但他看着叶音竹和奥利维拉时候的目光也与最初时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不论是奥利维拉的勇力还是叶音竹的神音琴曲,有怎么不令他钦佩呢?

“死神三百,就算投入死神的怀抱又能如何?“这就是叶鸿雁的回答。仿佛他的生命就是属于战斗地,属于死神的。回归死神的怀抱,就是他一生终结最好的归宿。

奥利维拉知道。自己不可能劝服的了叶鸿雁。只得无奈的摇摇头,目光转向叶音竹。

叶音竹笑了,快乐而优雅的笑了,“这段时间,这场真正的战争,是属于我们整体的。难道,你们就不能让我也参与这场战争最后的完美么?被包围又如何?既然我是统帅,既然我带着大家来到这里,就一定要带着你们每一个人回到米兰城,重新呼吸米兰地空气。“

奥利维拉和叶鸿雁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惊讶。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在眼前这样地情况下。从叶音竹眼中他们还能看到信心存在。那是生存下去的信心。

暗金色地光芒一闪,一个高大的暗金色金属物体凭空出现在叶音竹面前。

那是一架弩车。高度约有两米左右,上面有一个基座,通体呈现出暗金色的光芒,弩车上方,是一张宽约三米的大弓。没有弩箭,但在弩车下方,有着非常复杂的构造。而这些构造都被包裹在一块巨大的暗金色宝石之中。这块宝石的体积足有一立方米。

伴随着弩车地暗金色光泽,同时出现地。还有一层奇异的暗金色光雾,在没有弩箭地情况下,整架弩车依旧释放着无比锋锐的气息。淡淡的能量波动不断释放着,每一次释放都会产生出一层强横地力量气息。仿佛在撕裂和穿刺着周围的一切。

奥利维拉和叶鸿雁的瞳孔同时收缩,就连周围还在修炼中的死神五百战士们也在那锋锐的气息中清醒过来,这张高大的暗金色巨弩顿时成为全场焦点,尤其是其上那张宽达三米,比整个弩机高度还要宽阔的弩弓。那一层层暗金色的光晕不断刺激着众人的感官。

“这,这是神器……“奥利维拉毕竟出生于紫罗兰家族,也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了。但眼前这件武器他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但从其上释放出的能量气息以及复杂的构造,他知道,只有神器才有可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是的,这是一件神器,它的名字叫做灭神弩。“他没有说的是,这不仅是神器,更是矮人族一代大师罗纳尔多最后的作品,罗纳尔多的生命都因为这架灭神弩而葬送。这可以说是罗纳尔多大师在临死前倾尽全力的杰作,也是他一生之中最巅峰的作品。

叶音竹走到灭神弩旁,看着上面那强烈的暗金色光芒,轻轻的抚摸着其上那些古朴简洁的花纹。右脚踏前踩在灭神弩下方一个突出的踏板上,同时身体前倾,向灭神弩靠去。

刹那间,澎湃的金光瞬间暴涨,强烈的暗金色光芒骤然绽放,直径五米之内,整个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暗金色光球,在那强悍而锋锐的能量气息下,周围众人无一例外的向后跌退。紧接着,他们都看到了奇异的一幕。

释放光芒的是灭神弩主体那足有一立方米的巨大暗金色宝石,随着一声声低沉悦耳的金属摩擦声,那金色宝石本身仿佛融化了一半,顺着弩身上奇异纹路儿流上叶音竹的身体,金光闪烁之中,已经将叶音竹融入其中,在这一立方米的宝石内的复杂结构此时才显现出它们的本体,伴随着由低沉转变成嘹亮的铿锵声,从脚下开始,转瞬间覆盖叶音竹全身。

从脚下开始算起,灭神弩竟然像一件奇异的铠甲,护住了叶音竹身体的每一个补位。..儿这高两米的巨大弩机已经完全与他的身体结合,相当于叶音竹的本体放大,此时,被灭神弩笼罩的他,整个人都隐藏在弩机之中,身高达到整整三米。脚下,弩机笼罩的粗壮双腿,向上,是极其夸张的护腹和胸铠。两臂的铠甲更为奇特,那是一道道刀刃形状的倒钩。原本那块金色的巨大晶石,现在已经完全融化在这套奇异的铠甲之中,形成了其中圆融的调和。

炫丽的暗金色光芒四散释放,而那张与叶音竹现在身体等高巨大弩机已经背在了叶音竹背后。

看看眼前的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