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月冥回归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79字

正说话间,两道虚影闪过,冰窟内已经多了两道虚无的身影,这里是冥辉夫妻的居住之所,女儿重新回到身边,他们可不像以前那么不小心了,在冰窟内早已经以幽冥雪魄的方式进行封印,一旦有生人气息出现,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赶回来。...9u.net叶音竹虽然刚刚传送而来,但冥辉夫妻本就在不远处,所以立刻就回到冰窟之中。

“两位前辈好。”叶音竹客气的道。

“不敢,见过琴帝大人。”冥辉夫妻有些惶恐的向叶音竹行礼。上次叶音竹和紫进入冰圈之中的事他们可是清楚的很。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叶音绣等人已经降服了战争巨兽格拉西斯,但能够进入冰圈并且全身而退已经足以证明他们超强的实力。尤其是当初冰圈内曾经出现过无比庞大的能量波动,超神器枯木龙吟琴幻化出的七禁咒混合气息几乎令冰森内所有魔兽都为之恐慌,幸好当初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叶音竹转身面向冥辉,背着月冥向两位幽冥雪魄使了个眼色,他并不想让月冥过多的知道关于自己的事。

冥辉夫妻何等精明,冥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您是来接月冥姑娘回去的吧。这段时间月冥姑娘在我们这里修炼提升速度极快,我和雪儿她妈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只有更快的成长起来,才能让她自己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我们现在成了这冰森之中的八大魔兽之一,随时都有可能接受来自魔兽的挑战,最怕地就是无法顾及女儿。所以,我们决定让雪儿恢复和月冥小姐之间地契约关系。只不过让雪儿依旧留在这里。月冥小姐需要她地时候。..再将她召唤到身边。这样。既成全了她们地姐妹之情今后可以彼此帮助。同时,也可以让雪儿留在冰窟之中陪伴我们。”

这确实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叶音竹眼含深意地看了冥辉一眼,他知道,冥辉夫妻之所以如此决定。还和当初自己离开之前告诉他月冥乃是米兰帝国魔法师公会会长月辉孙女的事。月辉在米兰帝国之中地位显赫,又是黑暗系大魔导师。有了这层关系。wencuige.不论对于他们夫妻还是对于冥雪的未来都会多了一层保证。

“那真是太好了,真要恭喜你们。月冥地爷爷还等着她回去,我不能留太久。我们现在就走。”

冥辉点头答应,月冥怀中的冥雪却更加不舍了。月冥正在低声安慰着她。

叶音竹突然想起了什么,“冥辉前辈。我想问问您,在冰森或者是整个极北荒原之中。有没有什么一种以速度和耐力见长地高级魔兽。同时还要数量众多有一定地攻击力。”

冥辉愣了一下。如果说以速度和耐力见长,这样的魔兽有不少。但数量众多却麻烦了。高级魔兽。至少要七级以上。属于智慧型魔兽的范畴。在这个范畴内单一族群还少有数量众多一说。能够三、五成群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智慧型魔兽都是很高傲地。即使是同族他们也不愿意聚集在一起,而且。高级魔兽之间的战争每有发生。只有实力最强者才能生存下来。单一族群还能达到数量众多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一旦出现一个由智慧型魔兽组成地团结族群。立刻就会受到其他高级魔兽的联合围攻,这是魔兽界地法则。..谁也不愿意出现一股强大地势力将魔兽界统一。

冥辉夫妻陷入思考片刻后,冥辉摇了摇头,道:“琴帝大人。在我们魔兽界恐怕并没有这样一族高级魔兽。中级魔兽中倒是有不少。”

叶音竹眉头微皱,“中级魔兽我也知道,但那并不是我地目标。真的就没有了么?你们再仔细想想。”

冥月眼中突然一亮。“好像有一种魔兽能够符合琴帝大人地要求。而且就在我们冰森之中。”

冥辉惊讶地看着妻子,突然恍然道:“你是说在东北方向地龙狼?”

叶音竹疑惑地道:“龙狼?也是一种魔兽么?怎么我以前从没有听说过。”

冥辉道:“或许也只有龙狼能够符合您地要求了。只不过。龙狼这种魔兽是一种被遗弃的魔兽种族。它们虽然是一个族群。但却很难离开这冰森范围之内。”

听了冥辉地话叶音竹不禁大感兴趣。“冥辉前辈,您仔细说说,这龙狼究竟是怎么回事。”沸=======腾======文====学会员手打

冥辉道:“龙狼是一种兼有龙与狼两种特性地特殊魔兽。没有人知道这个种族是从何而来的,但从他们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被魔兽世界所遗弃,没有任何魔兽愿意与它们有所交集。因为,他们身上龙族地血脉就注定了他们的悲哀。龙族从不承认自己也是魔兽中的一种,他们的强势和高傲注定了鄙视所有其他魔兽种族,在大陆上,有不少亚龙种族,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驯龙。这些驯龙都或多或少的继承了一部份龙族的力量。只不过驯龙却很少又能够达到高级魔兽级别的。龙狼就是这最少级别中的一种。一般的驯龙,名称都是以龙为后缀,它们无不希望借助龙的高贵来提升自己的地位,而龙狼却恰恰相反,达到了高级魔兽的它们,拥有了智慧后,从不承认自己是龙族中的一员,而认为自己是狼。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被龙族看作是背叛者,曾经大举发动对它们进行毁灭性的围剿。但龙狼的数量虽然不多,可彼此之间却极为团结,在龙族的围追堵截之中,终于逃到了这片冰森之中。冰森,也是龙族唯一不敢放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