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人合一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56字

叶音竹是目前西尔维奥大帝最想拉拢的青年才俊。..9u.net妮娜,也就是香鸾的姑姑,曾经找她恳谈过一次。问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香鸾对叶音绣的感觉。当时香鸾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姑姑会这么问。但当那次谈话之后,妮娜却告诉她,在她这一生之中,很难再遇到像叶音竹这样出色的人物了。为了帝国,也为了她自己,如果她能够令叶音竹倾心的话,那将是她也是整个米兰帝国最大的幸福。

别人或许只知道米兰帝国还有妮娜这么一位长公主,但却只有皇家直系血脉的少数几人才真正清楚妮娜在帝国中的地位,她的任何一句话,都能够真正影响到西尔维奥大帝的决策。有了她的鼓励,再加上香鸾自己的仔细思考,她才会决定这次代表帝国,领队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也才会在先前向叶音竹说出那些话。唯一令香鸾感觉到有些愧疚的,就是海洋了。那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啊!香鸾很想找海洋谈谈,但她却实在没有那个勇气。

月光照在香鸾那白皙水润的肌肤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轻轻的洗涤着自己身上的疲倦,思绪逐渐收回。心中暗暗惊讶,叶音竹的琴曲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么?没有任何魔法力的注入竟然也能影响到自己的心态。看着那端坐在那里的高大背影,香鸾银牙紧咬,暗自下定了决心。她就算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也绝不会怀疑亲姑姑的判断。至少,在之前的几十年里,姑姑地判断从没有错过。

一曲《绿水》悄然结束。叶音竹的心也已经完全平静下来,此时他心中已经不再有**。平静下来的心令他的感官大幅度提升。双眼微闭,感受着身边大自然的气息,一种写意的感觉令他全身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香鸾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模糊了,原本那高大的背影似乎消失了似的,眼前只有一片漆黑地树林。但当她定睛看时,叶音竹却依旧坐在这里。这是幻觉么?

如果此时秦殇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因为叶音竹此时地状态大为惊讶,因为那正是琴艺至境天人合一。

在身心完全放松下来,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时。静修琴艺十余年地叶音绣,终于在这寂静无声之间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境界。天人合一。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不再是单纯的吸收天地灵气和魔法元素。而是化身成为它们之中的一员。二者之间的境界差距是无比巨大的。

叶音竹此时的心很静,静到能够感觉到自己地精神力在全身流淌,是地,精神力竟然也像斗气似的流淌着,散发着,散发到身体地每一个角落之中。神源魔法袍不断传来的纯净无元素与这散发全身的精神力彼此相合,形成一个特殊地循环。隐约之间。叶音竹看到了自己大脑中的一切。原本平静的精神之海。此时此刻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温和的漩涡。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痛苦。却就那么形成了。

一道淡淡的白光从叶音竹眉心处透出,在黑夜之中格外明显。伴随着白光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紫色的符号。那是属于银龙的气息。紧接着,这一点白光逐渐放大,空气中所有的魔法元素都像海纳百川一般,朝着那一点白光归拢而去。

旋转,升腾,叶音竹在精神之海中看到的巨大漩涡顷刻间席卷了他的身体。..

龙崎努斯大陆的魔法修炼,是循序渐进的。但叶音竹修炼的仅仅是龙崎努斯大陆上的魔法么?不,他修炼的,是当初东龙帝国,那无数年沉淀的文化精粹,四艺之首的琴。

东龙帝国的琴魔法,与此时龙崎努斯大陆通行的神音系魔法。区别不仅仅在彩虹等级的象征上。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境界。

神音系魔法和其他系魔法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要你的法力达到一定程度,自然就能提升到下一个境界。儿对于神音系魔法师来说,乐曲就像精神系魔法的咒语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东龙八宗琴宗的琴魔法却不同。

琴魔法不仅是要讲求魔法力的提升,同时,更重要的是它讲求一个境界。琴曲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精神。琴曲的熟练很容易,只要略有天赋,肯下苦功,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弹奏,织染就能掌握。但是,修琴真正的难点在境界上。就算你的琴曲中蕴含的魔法力再强,用的琴再好,只要你的境界没有达到相应的层次,那么,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名强大的琴魔法师。就像叶音竹在演奏琴曲的时候,只需要进行到三分之一,就能发挥出琴曲的威力,而米兰魔武学院中的神音系学员们却至少要演奏到二分之一才行。这不是法力上的差距,而是境界上的。叶音绣所说的情绪融入,就是琴魔法境界的基础.

赤子琴心的修炼,叶音竹天生对于琴曲的感应力,令他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完成了琴魔法境界的基础部分,而且这个基础打造的无比牢固。那就是舍琴之外再无他物。这才是情绪融入琴曲真正的奥秘。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磨砺,经过了那么多事,就在此时此刻,没有任何可以为之的情况下,他的境界竟然再次提升,从舍琴之外再无他物,提升到了天人合一。这样的境界,即使是秦殇也没能达到啊!境界的提升,已经不是刻苦修炼就能完成的,机会、运气、努力,一样都不能少。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叶音竹已经完成了境界的升华。虽然这并不会对他的琴魔法力产生直接的提升效果,但却已经为他未来的修炼敞开了一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