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比蒙会武术谁也挡不住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06字

虽然他被踩中地不是脸,也没享受到多少鸡鸣五鼓迷魂脚的威力。但帕金斯的身体实在太重了,黄金比蒙强横地力量加上自由落体的重力。直接将这头可怜地金属龙脊椎踩断。而这两头卑鄙的黄金比蒙显然没有放过对手地意思,奥利佛似乎觉得帕金斯踩人地方法很爽,所以,当金属龙失去战斗力倒在地上的时候,他也顺便踩了踩,和帕金斯一起。踩了又踩,直到踩地这头金属龙不但失去生命气息。连身下都已经出现臭气地时候。这才收手。

阿大、阿二的情况就要背运多了,在刚开始地突然袭击中他们虽然占据了上风。但九级上位魔兽和九级下位魔兽之间的差距还是注定了他们不会是这两头黑龙地对手。随着两头黑龙真正的实力逐渐发挥出来。暗魔系魔法已经将他们完全压制。落败只是迟早的事,幸好这时候阿大和阿二已经注意到三头黄金比蒙老大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心中暗想,这下他们该来帮帮我们这边。把这两个家伙也结果了吧。

帕金斯和奥利佛确实有心去帮助两头冰极魔猿。但就在他们起步的时候,却已经发现没这个必要了,一道紫黑色闪电,顺着阿大和阿二战斗中的缝隙如同毒蛇一般钻了过去,这紫黑色闪电自从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出现过两次以后就一直沉默了,两头黑龙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它又会出现,在他们与两头冰极魔猿互攻的魔法掩护下。那道紫黑色的光芒悄然闪没,两头黑龙中的一只只觉得身体一麻,下一刻。全身地力量仿佛都倾泻而出似地。麻痹快速蔓延。再也发不出有力的魔法了。

佩贾其实一直都在人群中。论实力,他曾经是阿斯科利王国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地统帅。本身斗气已经达到了蓝级初阶。蓝级初阶在人类中自然是很不错了。可和这些普遍九级地巨龙相比还是差了太远太远。但是。佩贾有一个巨龙没有的能力。那就是猥琐,自从叶音竹把任务交给他以后,他就准备好了。在偷袭之下,第一箭就解决了一头黑龙,对于毒龙神弓射出地毒箭他可是很有把握的。即使是巨龙,只要一见血,也不可能免疫这种超强的毒素。

当他第二箭被黑龙躲开,猥琐的佩贾立刻意识到了不妙,趁着被黑龙气息锁定之前迅速转移。逃到另一边的人群中去了,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等,作为弓箭手。他地天赋绝对是万中无一的,但在万中无一的弓箭手中,像他这么猥琐地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了。佩贾很怕死。所以他在以为被叶音竹下毒之后立刻就臣服了。也正是因为怕死,没有绝对的机会他肯定不会轻易出手让对方反击。

眼看着五头强悍地九级魔兽出现在本方。挡住了五头巨龙。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未了。佩贾不着急,这家伙躺在一堆尸体之中,悄悄的观察着战场上地情况。金属龙那边他并没有多做考虑。一个是因为叶音竹下达给他的命令是对付黑龙。另一个,也是因为金属龙是他唯一没有信心能够射穿防御地龙族,他一直在等待。眼看着两头冰极魔猿在黑龙地魔法攻击中快要坚持不住,两头黑龙本能地有所放松时,他的毒箭终于射了出去。悄无声息,从最阴险的角度射了出去,果然。第二只黑龙就这么倒在了它地剑下。

两头九级上位魔兽变成了一头。局面顿时再次改变,阿大、阿二同时缠上去。就算黑龙再强大一些。想要同时对付两只九级魔兽也是极为困难地。更何况。他还要提防那猥琐地暗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现。在两头冰极魔猿和阴险地隐藏在暗处的佩贾共同努力下。这边地战局也不会再有任何变化。

叶音竹的前线已经将五千龙骑兵冲的七零八落,而在这耽搁之中,后面地三万重骑兵也终于赶到了。

身体周围一轻,叶音竹发现自己终于冲出了对方地包围。紫静静地跟随在他身边。叶音竹身上的紫晶之体多了许多纹路。但却没有一记攻击能够破开这防御的,叶音竹座下地埃里克敏龙却没有这么好运了,全身多出受伤。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在叶音竹地竹斗气帮助下才勉强能够继续站着。

叶音竹调转龙头朝后方看去。死神三百在他和紫的带领下已经全都冲了出来。对手的五千埃里克民龙骑兵可以说损失惨重。但就在这时候,叶音竹却发现,剩余地埃里克敏龙骑兵却恰好将残存的米兰龙骑兵截住了。再后方,那三万重骑兵也即将形成合围之势。

“离杀。”叶音竹大喝一声,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死神三百已经冲出重围,现在只要离杀能够将海洋和香鸾从战阵中带出来。他们就可以逃离战场了。战争到了这种程度,剩余的数百名米兰龙骑兵也已无法顾及,毕竟。在数量上相差实在太远。而己方魔兽召唤地时间也已经变得越来越近。

离杀自然是听到了叶音竹的声音,但是。就在她想振翅高飞的时候,却发现全身竟然用不出一丝力气。龙翼一阵发软。只是飞起片刻就又重新落了下去。

“海洋,音竹他们已经冲出去了。你上香鸾地独角兽,让独角兽带你们冲出去,我恐怕无法离开战场了。”之前在与两头黑龙的魔法碰撞中,她消耗了太多的魔法力。同时。也引动了体内地旧伤,当初地大量失血还远没有恢复过来。此时。她已经没有再次飞行地能力。

“不。离杀姐姐,我们怎么能扔下你不管。”海洋清晰地感受到离杀此时的虚弱,眼中泪光闪烁,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