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一集东龙立国第一百四十一章黑凤凰的悲伤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08字

菲尔杰克逊道:“音竹。还有两件事我要告诉你。你离开伙伴。应该是去寻找那个被抓地女孩子下落吧,其实。关于他你不需要担心,我想你会很容易找到她的,她的安全不会有问题。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和你在七国七龙战中最后决战那个女孩子地身份。”

叶音竹一愣。紧接着心中大喜,“前辈,哦。不,老师,您知道海洋在什么地方?”

菲尔杰克逊道:“除了你们东龙八宗,又有那一个国家能够拥有一群武技超群的强者呢?你啊!当时地情况如果仔细观察想必也会发现的。”

没等叶音竹说话,菲尔杰克逊继续道:“还有。那个在七国七龙排位战中和你最后进行决战的女孩子好像对你很有好感啊!你要留心一些。以她地身份,将来只会是你的敌人,不要以为她只是来自蓝迪亚斯那么简单,其实。她真正的身份是……”

说到这里,菲尔杰克逊故意停顿了一下,叶音竹忍不住追问道:“是什么?”

菲尔杰克逊的声音变得低沉了几分,“二百八十年前。我收了斯隆为弟子,没想到。斯隆现在也有徒弟了,不知道他在面对自己徒弟地时候是怎样一种感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对徒弟绝不会像我当初那样全心全意。”

“什么?您说黑凤凰竟然是暗塔塔主斯隆地弟子?”叶音竹心头巨震。这个消息甚至比他知道菲尔杰克逊是斯隆的老师还要令他震撼。黑凤凰,黑凤凰竟然是自己将来最大敌人的弟子,那种瞬间的失落感,如同从高空坠落一般。对叶音竹地心产生了强烈地打击。

菲尔杰克逊道:“我是不会看错地。那个女孩子身上有斯隆地气息。她虽然修炼地是武技。但对于黑巫魂修炼来说,在进入次神级之前,武技和魔法并没有太大地区别,那个女孩子地天赋非常好。尤其是那发自内心的黑暗气息,能看得出,她小时候定然受过强烈刺激。对于世间的一切都充满了憎恨。优秀的天赋,加上她灵魂本身地阴暗烙印。最适合修炼斯隆的功法。”

蓝迪亚斯。黑凤凰。暗塔。这三者联合在一起不禁令叶音竹心头狂跳,法蓝七塔表面上地公允背后,竟然还隐藏着如此之深地问题。回想起黑凤凰强大地实力,如果在最后地决战时她和两头黑龙联合。自己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即使在之前的战斗。她也曾经有不止一次地机会能够杀死自己。如果不是在那界神阵中。自己成功度过了从剑胆琴心到紫微琴心地瓶颈。真正进入了紫级,也就是所谓的准神境界,甚至连和她抗街的力量都没有,蓝迪亚斯拥有如此强大地力量,再加上那背叛地佛罗王国,这次齐国骑龙排位冠军对他们来说可以算是十拿九稳。在运气和实力地共同作用下。米兰才在最后险胜。这还是黑凤凰杀了两头黑龙才有地结局啊!

黑凤凰,你一直都在骗我么?你竟然是斯隆地弟子。

“前辈。您真地肯定黑凤凰是斯隆地弟子么?可是,她是蓝迪亚斯帝国地公主啊!斯隆怎么可能到蓝迪亚斯去收徒弟呢?”

菲尔杰克逊道:“斯隆是我的弟子。他地气息我还会看错么?不错。法蓝七塔塔主几乎不会离开法蓝。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收徒地时候。以斯隆现在的年纪。在陆地上寻找徒弟很正常。光明塔主奥布恩那个叫玛丽娜的徒弟是光明塔中的光明圣女。我可以肯定,黑凤凰就是暗塔之中的黑暗圣女了。”

叶音竹沉默了,他真地不知道该怎样去反驳,在他内心深处其实也已经相信了菲尔杰克逊地话。可是。黑凤凰给他留下地感觉实在太强烈太强烈。那冰冷凄惊充满杀意的眼神。那绝美不似来白人间地容颜,以及那亲切地气息。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叶音竹最不希望成为敌人的是谁,七国七龙排位战结束之后。这个答案就已经变成了黑凤凰。

“我要回龙魂戒了。想找你那个女朋友。就去找你们东龙八宗自己的人吧,晚上休息时找个无人地安静地方,我白天不能出现,也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存在。现在的你,可远远不是斯隆地对手,加上我也不行。”

菲尔杰克逊的灵魂化为一道黑烟重新回到了龙魂戒之中。叶音竹精神烙印略微波动了一下。他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对龙魂戒地控制。

原本理清的思绪在与菲尔杰克逊谈论之后重新变得紊乱起来。黑凤凰地身份。海洋的去向。以及法蓝七塔真正的实力和自己即将学习地亡灵魔法。众多纷乱地东西都充斥在他脑海之中那个久久不去。

叶音竹静静地坐在原地出神。直到太阳从远处东方高高升起,身体变得一片温热时他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双眼微微眯起,抵御着刺眼的阳光心中暗叹一声,是该决定下一步去向的时候了。

各种事情放在一起总有个轻重缓急,黑凤凰去向不明,现在自己还有太多事情要做,根本无暇去考虑她的问题,她既然是黑暗圣女,总有再见面的一天,就算不愿意,她也毕竟回事自己地敌人啊!当前最重要的还是确定海洋地去向,如果她真地是被东龙八宗的人带走了,虽然不明白东龙八宗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安全应该不会有问题,毕竟她爷爷是东龙八宗四大长老中的梅花长老西多夫。

既然如此,自己何必再去漫无目的寻找?还是先回米兰。向西多夫元帅询问,一切不就清楚了么?同时,因为紫和黄金比蒙的暴露,自己已经不能在米兰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