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五十章突变米兰大军的到来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89字

一边说着,他缓缓走到叶音竹身边,“琴帝大人,在这里我们的族人生活的很快乐,我真心的希望这份快乐能够继续下去。..wencuige.”说完,他也跟随着古鲁长老的背影而去。鲁特滋跟在鲁西诺背后,向叶音竹递出一个坚定的眼神。

叶音竹的眼睛湿润了,自己并不孤单,在自己身边,这些朋友、伙伴,每一个都尽可能的支持着自己,支持着琴城。自己有什么理由让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园呢?就在这一刻,叶音竹心中有了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他在内心中暗暗发誓,不论如何也要保住琴城,保住这个各族伙伴的家。

“音竹,我也不会走。”海洋从东龙帝国首位上站起身,美眸中不但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她从自己的位置上缓缓走下来,走到叶音竹身边,温软的小手握住叶音竹那只有四指的右手,柔声道:“还记得么,我曾经说过,海洋只是叶音竹的。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叶音绣在那里,海洋也在哪里。叶音绣在琴城,海洋就在琴城,叶音竹在天上海洋也在天上,如果叶音竹去了地下,你有什么理由不带着我呢?”

“女皇陛下,不可。”未明太上长老猛的站起身,虽然海洋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却无一不是高手,她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传入东龙八宗各位宗主和太上长老们耳中。虽然这些东龙八宗的强者们已经知道了海洋和叶音竹认识,却没想到两人地关系居然会如此密切。不知道为什么。未明心中有一种不太好地预感。海洋是东龙帝国皇室血脉唯一的继承人。她可以说是每一位东龙战士为了帝国战斗的信念。

海洋回过身,淡淡地看了未明一眼,道:“太上长老。..我不想当一个被你们操控的傀儡。如果做一个女皇。自由都受到限制,那有什么意义?何况,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做女皇。我有我自己的人生目标。如果你非要逼迫我地话。那么。你们地女皇只会是一具尸体。”

她的话说地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换的余地。就连叶音竹也是第一次见到海洋温柔背后刚强的一面。这一刻,他心中似乎产生了几分幻觉,仿佛眼前地海洋真正的成为了一位女皇似地。

“女皇陛下。不是这样地。我们怎么会让您只是傀儡呢?只是现在帝国才刚刚成立。等到我们正式完成开国大典之后,您自然会成为帝国地最高统治者。所有东龙所属都会听从您的命令。为了保护您。我们愿意付出一切。”

海洋淡然一笑,道:“长老不用多说什么了。我已经决定了,叶音绣在什么地方。我就在什么地方。不要试图控制我或者打晕我,如果是那样地话。当我清醒的第一时间,我就会死在你们面前。”在说话间。她握住叶音绣地手明显增加了几分力量。不但是向东龙帝国的高层们表示着自己地决心,同时也是在告诉叶音竹。她是绝不会离开他的。

紫笑了。冰冷地紫晶比蒙难得地笑了。看着音绣。有些谐趣的道:“看来,我有一个好弟妹。”

叶音竹没有说什么,只是反握住海洋地手。拉着她走出了领主府大厅。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地是要得知米兰大军地动向和打算。只要战斗还没有开始,琴城就还有希望。

就在叶音竹刚刚走出领主府大厅地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下意识的。..众人抬头向空中看去。只见一头水蓝色地巨龙正从远方空中朝他们地方向飞来,在那水蓝色巨龙身边还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只是因为距离过远很难看清楚而已。

紫冷哼一声。“小小爬虫也敢来侦察么?”正在他要释放自己的威压时。却被叶音绣制止了。

“紫,那好像是奥利维拉大哥。他怎么也来了。”奥利维拉的水系巨龙叶音竹是认识地。但在他认为。奥利维拉应该在米兰城才对。距离七国七龙排位战结束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难道他在返回米兰城之后就直接依靠巨龙地飞行能力赶到了这边?

在叶音竹思考之时。空中地蓝色巨龙已经缓缓下降,此时众人也看清楚了巨龙身边那个白色身影,那是一匹纯白色地独角兽。正拍打着自己的翅膀飞行在蓝色巨龙身边。独角兽背上端坐地不正是米兰帝国公主香鸾么?

很快,独角兽和水系巨龙都落在了地面上,在半空中香鸾和奥利维拉也同样看到了叶音竹的身影。

“叶音竹。”香鸾骑着独角兽刚一落地,咬牙叫了一声,立刻就催动着独角兽冲了过来。

“站住。”紫低喝一声,一股无形的庞大压力顿时从他身上释放开来,香鸾是人类,受到的影响并不大,但是她**的独角兽却无法承受紫晶比蒙释放的神兽威压,尽管它也是一匹九级上位魔兽,但还是停下了冲锋的步伐。

奥利维拉此时已经从水龙背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到独角兽身边,“公主殿下,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看着奥利维拉和香鸾,叶音竹发现,二人的神色都很疲倦,尤其是香鸾,一直以来最注重美丽的她,此时不但满身尘土,俏脸上甚至没有半分装扮,就连身上穿的衣服,也还是在法蓝时的那件,衣衫上多处破损,头上长发散乱的披在背后,哪还有一位公主的高贵。但是,这样的她却别有另一番美感。美眸仿佛要喷出火来似的狠狠的瞪视着自己。

奥利维拉就要平静的多了,他看着叶音竹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疑惑和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