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倾城之战六道之决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74字

未明无神的目光渐渐凝聚,苍老的面庞上浮现出一层柔和的光辉,“龙崎努斯真的还有我们东龙容身之处么?聆风,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也熟悉你的性格。..9u.net但是,你要明白,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兰长老的话,就是我的意思。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东龙所属,死战到底,哪怕是仅剩一兵一卒,也绝不退缩。琴城,将是东龙最后战斗的地方。叶音绣,从现在开始,我以东龙八宗太上长老的名义逐你出宗门,你与东龙再没有任何关系。你随时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否则的话,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这位公主,回去转告你们米兰的主帅,除非将我们东龙八宗全部歼灭,否则,你们别想踏入琴城一步。”说完这句话,这位太上长老的胸膛重新挺直,和梅清太上长老一起大踏步的朝着琴城领主府内走去。

叶离笑了,他身边的秦殇也笑了,二老同时拍了拍叶音竹的肩膀,再相视一笑,把臂而行,挺胸抬头的跟随在未明和梅清两位太上长老之后走进了领主府邸。

兰如雪看了失神的未聆风一眼,淡淡的道:“你比他英俊,比他有天赋,比他有气质,也比他会哄人开心。但是,你却永远无法像他那样像个男人。我曾经以为自己当初的选择错了,现在看来,我真的是错了,错在过于骄傲。现在,我要回到他身边去了,和我的男人共同走完这生命的最后历程。”说完这句话,她再也没有去看未聆风一眼和兰宗宗主兰清,一同走进了城主府。在他们之后。除了未聆风以外,八宗其他几位宗主相继离去,他们身上,释放着惨烈而轻松的气息,在这一刻,他们已经放下了心中所有地隔阂,共同聚拢在一起,等待那最后时刻的来临。

香鸾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东龙八宗众人做完这一切,当她的目光看向叶音绣时,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等叶音竹再次开口,赶忙说道:“你现在不用回答我。三天。以我的能力只能给你争取三天的时间,希望你考虑清楚。为你,也是为了你在琴城的朋友和海洋,考虑清楚。三天后你想清楚了就到军营找我,米兰的大门为你敞开。”

说完这句话,香鸾转身跑向自己地独角兽,飞身上马,在紫的威压下早就想离开地独角兽立刻腾空而起。快速飞走。

奥利维拉看着叶音竹。“音绣,你一定要想清楚了。你知道么。我多么希望能够再次和你并肩战斗,而不是成为你的敌人。音竹,帝国在等着你。我们也都在等着你。”说完这句话,他这才回到自己地巨龙背上,追着香鸾的方向走了。

“三天,还有三天。”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叶音竹自言自语的说道。

安雅轻叹一声,“我现在发现,东龙八宗也有他可敬的地方,只是,这次他们犯下的错误实在太大太大。”

叶音竹抬起头,看向安雅,“按照原定计划,精灵族、矮人族、地精部落,随时准备撤离琴城。如果开战,东龙八宗的力量足以拖住米兰军团地主力。还有三天地时间,我现在需要安静一下,谁也不要来找我。安雅姐姐,麻烦你帮我照顾海洋。”

说完这句话,叶音竹腾身而起,在紫光环绕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布伦纳山脉地方向而去。他走的时候目光很平静,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算是和他有同等本命契约的紫也不知道。他们只是从叶音竹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决绝地气息。..

叹息声中,心情黯淡的众人纷纷离去,只剩下菊宗宗主未聆风还呆滞的站在那里。

未聆风脑海中回荡着兰如雪之前说的话,她说我不像个男人?她说我不像个男人。叶离,我还是输给你了,你比我果决,比我勇敢,也有一个我没有的好孙子。

……

三天后。米兰帝**营。中军帅帐。

帝国元帅,有米兰之盾称号的马尔蒂尼端坐在大帐帅位之上,脸色沉凝,看着站在他面前不远处,一脸倔强之色的帝国公主香鸾。

“公主殿下,您必须要明白,现在对于帝国来说,每一分钟的时间都是宝贵的。虽然在我们对付东龙帝国的时候敌国不会有所行动,但如果我们在这里拖延的时间太长,不但无法向法蓝交代。同时也给敌国更多时间布置好对我国地军事行动。”尔蒂尼强压着怒火向香鸾解释着。

今天。这已经是香鸾第十七次阻止他下达向琴城攻击地命令了。有米兰红十字盾徽在,他一忍再忍。到了现在。终于变成了忍无可忍。

“马尔蒂尼爷爷,再等等吧。算香鸾求您。叶音竹他一定会做出最正确地选择。他是敌国年青一代最有天赋地人。父皇也希望他能在未来接替您或者是西多夫爷爷地位置守护米兰。为了这样地人才。难道不值得我们等下去么?”

马尔蒂尼沉声道:“但是,公主殿下。叶音竹他是东龙八宗地一份子,是我们地敌人。如果只因为他一个人而违背陛下的命令。我将如何自处?敌国危急存亡之时。叶音绣不但不为帝国出力。反而带给敌国这么大地麻烦。如果再不扫平东龙,我们地处境将更加艰难。”

“可是,东龙帝国并不好对付。我们就算将他们毁灭,自身也会受到重创。”香鸾还想借机拖延。

马尔蒂尼叹息一声。“我何尝不知道东龙帝国不好对付,但法蓝地法令谁敢不尊?公主殿下。请让开吧。我要发布攻击命令了。”

“不——。只要叶音绣还没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