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六道之决第二战魔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226字

菲尔杰克逊哼了一声,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想都不要想了,超神器岂是那么容易使用的?想要使用超神器,最起码也要达到次神级的水准才行。...9u.net也就是白级一阶。只有到了那时,你才能拥有控制超神器的力量,当然,这只是可能而已。你这件超神器中蕴藏的能量非常大,而且有着一股极大的怨气,连我的灵魂都无法进入其中刺探。当初你能让它认主,绝对是超级幸运的。其实,现在这件超神器等于是你的护身符,平时它不会出现,但是,真到了你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与你融为一体的它一定会出来保护你的安全。当然,你现在如果想要使用它也不是绝对不行,只是有些……”

“有些什么?”叶音竹迫不及待的问道。自从得到这件超神器以后,他几乎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能使用这件神器,此时听菲尔杰克逊有办法,叶音竹顿时大喜。这些天以来的交流,他早已经发现菲尔杰克逊在魔法方面的知识绝对可以与几座米兰皇家图书馆相比。

“自残,你听说过没有?”菲尔杰克逊冷冷的说道。

“自残……”

……

自从黎明的曙光出现,天空就变得阴沉沉的,和昨天的碧空万里无云相比,今天显然不是一个好天气。但是,六道之决既然开始了就不能停止。米兰与琴城大军,又一次出现在了彼此对峙地位置上。

和第一天火热的气氛相比。今天的双方明显平静了许多,尤其是输了第一战的米兰帝国一方,三十万大军只是整齐的排列在哪里,令琴城强者们有些好笑的是,今天出来助威的米兰大军中竟然连一个骑兵都没有,显然是怕了紫的气息。..

淡淡的光芒闪烁,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的神光,今天他依旧是一个人走到了战场上,只是装扮却换了一身。

纯白色地神源魔法袍上并没有任何装饰,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最普通的魔法师。但是,普通魔法师会提出六道之决的挑战么?从叶音竹的装扮上,他的对手就已经明白了今天这一战会是什么。9u.net

马尔蒂尼第二次走上战场,这一次没有骑龙,没有了昨天的居高临下,从他脸上,叶音竹看不到半分输了第一场的沮丧,这位米兰之盾的眼神反而变得比昨天平静了很多。

“叶音竹,知道么?在我心中,你已经是一个平等的对手。”马尔蒂尼在叶音竹面前三米外站定。淡淡地对他说道。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的荣幸。”

马尔蒂尼道:“虽然我并不想和你为敌,但既然我们站在哪里,战斗就只能继续下去。希望你能明白,为了获得最后的胜利,作为一个统帅,不择手段是基本要素。”

叶音竹愣了一下,他显然不太明白马尔蒂尼的意思,不过还是很快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开始吧。魔法。世间最神奇的力量。引万千元素为自己所用,化为强大的能力毁敌于一瞬。六道之决第二战,魔。”

马尔蒂尼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从你的穿着上我已经想到了。..”说完,他直接朝本方走去。

叶音竹直接在原地坐了下来,魔法之战。完全由魔法来决定胜负。不得召唤魔兽。也不能使用武技,站着和坐着并没有任何差别。何况他是一名神音师。

光芒一闪,海月清辉琴就已经出现在他双膝之上,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音竹看到了自己在这场六道之决第二战中的对手。

一名老年魔法师从米兰大军的阵营中走了出来,他显然是一名纯粹地魔法师,走路地速度并不慢,他的脸色在平静中带着几分担忧,当他从马尔蒂尼身边走过的时候,只是轻轻的向他点了点头。

原本已经坐下的叶音竹猛的站了起来,骇然看着自己即将要面对地对手,脱口而出,呼唤道:“老师。”

是地,这从米兰大军中走出,即将和叶音竹展开六道之决第二场战斗地人,正是叶音竹在米兰魔武学院中拜师的米兰魔武学院院长,紫级四阶精神系大魔导师弗格森。

叶音竹怎么也没想到,马尔蒂尼居然会请来弗格森和自己进行这场魔法之战,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了刚才马尔蒂尼所说地不择手段四字,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先不说面对自己的老师自己实力能够发挥多少,作为精神系大魔导师,弗格森院长自己的琴魔法免疫力显然是同级别法师中最强的。自己的精神系魔法受过他很多指点,从各方面来看,虽然他的实力是紫级四阶,但就算其他属性紫级五阶的大魔导师都未必是他的对手。精神系魔法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啊!

弗格森缓缓走到叶音竹面前,看着恭敬向自己行礼的叶音竹苦笑道:“我也没想到我们师徒二人再次见面居然会是在战场上。音竹,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现在却成为了我的敌人。我是米兰帝国的一员,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我曾是你的老师而手下留情,如果是那样的话,只会是对我的侮辱。你要明白一点,当弟子战胜老师时,才是老师最大的幸福。”

叶音竹呆呆的看着弗格森,从他的话语中,叶音竹听出了担忧和许多复杂的情绪,显然,弗格森也绝不希望和自己的弟子战斗,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这场对决已经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他终究还是来了,弗格森代表的,是米兰帝国魔法界最高水平,就算换成暗魔系大魔导师月辉来此,也不可能比他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