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综合战的对手是她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487字

“傻小子,我来就是为了这六道之决而来。..从你的角度看,你做的自然没错。但我曾经对你说过,现在的米兰,正处于危急存亡之时,作为帝国长公主,西尔维奥的姐姐,我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呢?音竹,你这个傻小子,让我说你什么才好?我可以理解你心中的矛盾,这东龙八宗的到来恐怕也不是你想看到的。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眼前这个局面,今日一战不可避免。来吧,就让妮娜奶奶领教一下,你这些年的修炼都学到了些什么。”

妮娜眼中的感**彩逐渐被压了下去,当她的目光变得平静时,叶音竹突然惊讶的发现,此时妮娜的眼神竟然变得极其清澈,就和昨天那个金色一样。

金色,金色,金色生活。看来,昨天那个人,应该是妮娜***属下才对。可是,为什么妮娜奶奶要亲自参加这六道之决最后的综合战呢?她只不过是一名青级神音师啊!

“怎么?小看奶奶还是不愿动手?”妮娜神色平静的看着叶音竹,“不要忘了,我们现在代表的是两个彼此对立的阵营。如果这一战你输了,你的琴城就将按照六道之决的神之契约无条件投降。在这种时候,你还是集中精神的好,我是不会留手的。除非你们真正击败我,否则,就别想获得这场六道之决的胜利。”

听了妮娜的话,叶音竹的神色终于渐渐平静下来,但是,在他内心深处依旧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当初,在自己到达米兰魔武学院之后。是妮娜***关心才令自己有了今天。她送给自己海月清辉琴。送给自己神之守护三件套,以及自己现在身上的神源魔法袍。这些至宝都是她送给自己地啊!叶音竹从小就没见过奶奶,在学院地那段时间,他是真的将妮娜当成自己的亲奶奶看待的。在米兰魔武学院,如果说他最喜欢的长辈是谁,那无疑是妮娜。妮娜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还在弗格森院长之上。..

“音竹小心,她很强。”紫的声音突然在叶音竹灵魂深处响起,令他的情绪收敛。叶音竹看到,紫此时的脸色显得很凝重。刚刚踏前一步,隐隐保护着自己。

看到紫这样地行动。叶音竹不禁吃了一惊。对于对手气息的判断。紫要比自己强。9u.net能让紫如此紧张。在以前地战斗中,也只有面对战争巨兽格拉西斯地时候才出现过。而那一次。自己和紫都险些葬送在格拉西斯地强大面前。难道说,妮娜奶奶她以前隐藏了实力不成?

妮娜替叶音竹解除了心中的疑惑。“音竹,选择魔武双修地人并不只有你一个。不过,我的魔武双修和你地是不一样的。魔法只是我闲极无聊时随便玩玩的东西而已。我喜欢音乐。所以选择了神音系。而我真正地身份。是一名武士。我没有魔兽伙伴。只要你们两个能战胜我,这六道之决就算是你们获胜了。”

或许是因为今天遇到地奇异实在太多。当叶音竹听到妮娜擅长的是武技时,反而没什么太大地反应。

“我要开始了,音竹。用出你的全力,让奶奶看看。你们真正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一边说着。妮娜缓缓朝着叶音竹和紫走来。她地步伐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在落地时还有浑浊的步音。

“音竹。”紫低吼一声。两人之间地默契不需要多解释什么,紫跨前一步,他可没有叶音竹对妮娜地感情。同时,从妮娜身上他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耀眼地紫光在紫的右拳上凝聚,直奔妮娜轰去。

虽然没有显出本体,但此时的紫也足有两米多高,这样地身材和妮娜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在观战的双方看来,妮娜娇小的身材就像是在紫色海洋中飘荡的一叶孤舟,有不少人已经闭上了双眼,怕看到眼前这一幕悲剧的出现。紫晶比蒙,那可是兽人族四大神兽之首的紫晶比蒙。让他这一拳轰上会有什么结果,完全可以想象。

感受着那澎湃的紫色气流,看着那晶体一般的能量波动,妮娜的脸色依旧平静,直到紫的拳头已经来到她面前,她那满头银发都被紫拳头上带起的斗气激的向后飘扬时,妮娜才终于动了。

妮娜的动作简单而轻盈,右手抬起,挡在了紫右拳前进的必经之路上,不是整个手,而是一根食指。妮娜只是伸出了一根食指,点在了紫轰来的拳头上。

紫光缭绕,充满了紫色能量波动的庞大气息想要将妮娜的身体吞噬,但不知道为什么,那看上午无比脆弱的一根手指却完全令紫的打算破灭。

场上的局面很怪异,两个身材完全不对等的对手,就那么平静的彼此相对着,巨大的拳头和纤细的手指形成了鲜明对比。无数紫色气流从拳头周围朝妮娜的身体扑去,但是,只要那紫光到达距离妮娜身体一尺的地方,立刻就会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挡住。

紫的情绪此时出现了巨大的波动,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风烛残年的老人竟然只是用一根手指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击,那虽然只是一根手指,但紫却清晰的感觉到它正好戳在自己力量的中心点上,宛如铜浇铁铸的一般分毫不动。不论自己怎么发力也无法令它产生半分晃动。

妮娜淡淡的说道:“力气确实不错,紫晶比蒙特有的晶体魔法也足以令人惊讶。可惜,你还未成年。去吧。”她那点在紫拳头上的手指处,一团并不耀眼的乳白色光芒亮起,所有从紫身上爆发出的紫光在这一刹那倒卷而回,紫闷哼一声,巨大的身体在一股无可抵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