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已等的太久太久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81字

苏拉点了点头,眼中焦急的目光略微放松了几分。七天前,就在六道之决结束的时候,苏拉恰好赶到,当她看到叶音竹现在的样子时,哭的不成人形。整整七天,他一直不吃不喝的守在叶音竹身边,如果不是因为最后一战叶音竹的对手是妮娜,恐怕她早已经出手去攻击了。这七天,他等的一点也不比海洋轻松,他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来到琴城,就算无法和音竹一同御敌,至少也可以守在他身边。

淡淡的紫光逐渐收敛,从叶音竹毛孔处涌入体内,一层淡淡的紫色结晶出现在他皮肤表面,就像他身上释放出的紫色光芒一样,这一次出现的紫晶颜色也加深了许多。与此同时,紫的身体也已经完全变成了晶体状,从他身上吞吐的气息就能看出,叶音竹实力的提升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处。这也是同等本命契约最大的好处。

这七天的时间,表面上看去平静,但其实叶音竹却经过了无数痛苦。那天,菲尔杰克逊传入他精神之海中的灵魂力并不能帮他减轻痛苦,而是让他的精神世界时刻都保持着清醒,他不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丝变化,甚至连外界发生的一切也一清二楚。

通过精神力的感应,他清晰的“看到”菲尔杰克逊用特有的方法逼迫妮娜认输,他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当他眼看着那七个强大的禁咒随时有可能爆发时,焦急万分。可惜,那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直到妮娜认输,他才算放下心来。

后来,他看到秦殇和妮娜终于走到了一起,由衷的为他们高兴。看到苏拉的到来,更多的兴奋充斥于心头。但是,这些却都无法掩盖他所承受的痛苦。

更加清晰的感觉令他将体内的每一分痛苦都深切的感受着,被菲尔杰克逊控制着涌入体内地纯净无元素。一进入体内就开始修补体内的经脉。之前超神器枯木龙吟琴驱除雷神之锤雷电轰击时就已经带给叶音竹无法忍受的痛苦,而此时地无元素涌入,引动了紫荆血脉的修复却令这痛苦更增强了几倍之多。要知道。人体内地每一道经脉都连接着无数神经末梢,那剧烈地痛苦如同一道道最强横地精神冲击不断刺激着叶音绣的精神之海和精神烙印。

如果没有菲尔杰克逊的灵魂之力守护。就算叶音竹的心志再坚定。在这种痛苦面前也不可能承受下来。可是。精神烙印虽然被护住了,但清晰感受到的痛苦还是令他死去活来。在这个过程中,叶音竹突然发现,神志清醒居然是如此恐怖地一件事。

这个痛苦地过程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天地时间。叶音竹体内的经脉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来自紫晶血脉地强大修复能力帮助他将破损的经脉重新修补。而承受三天的剧烈痛苦,也令叶音竹的精神力有了无法形容的突破。这样强烈的刺激。别说是他,就算是次神级高手也不可能承受的住,有了这样的刺激,无疑对他的精神力产生了极大的锻炼。就像在高温中锻造的钢铁一样,现在叶音竹的精神之海就像是被锻造过的百炼精钢一般坚定。如果现在再让他面对弗格森的精神系魔法,抵挡起来绝不会有任何问题。这也是菲尔杰克逊让他保持清醒的目的,对于精神力修炼再熟悉不过的菲尔杰克逊知道,这种方法虽然霸道,但却绝不是拔苗助长的提升,三天的痛苦虽然惨绝人寰,但带来的效果也是最好的。

从第四天开始,那些激发紫晶血脉的纯净无元素开始围绕着叶音竹体内游走,雷神之锤和超神器枯木龙吟琴苏醒时带来的能量也开始从游荡转为融入,渐渐的和叶音竹本源的力量融为一体。

自从叶音竹接管死神五百,带领着死神五百战士进入极北荒原历练,以及后来参加七国七龙排位战,排位战结束后受到偷袭重伤,以及六道之决挑战,这接踵而来的事件令他早已透支了自己的身体。就算这次他不是在最后被重创,也必然会大病一场,体内落下的暗伤也会在他今后的修炼中产生极大的影响。

菲尔杰克逊作为一个半神,又一直隐藏在叶音竹的龙魂戒中,对他的身体情况比他自己还了解,用这种另辟蹊径的方法帮助叶音竹恢复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想出来。

终于,又经过了整整四天,这些日子以来,叶音竹所有的消耗和疲倦终于恢复过来,体内的暗伤和隐藏的麻烦也都在这一共七天的脱胎换骨中荡然无存,表面看上去,他还是以前的叶音竹,但脱胎换骨之后,他又变成了一块浑金璞玉,而且是紫级的浑金璞玉。菲尔杰克逊用特殊的方法,给叶音绣铺平了通往次神级的道路。

双眼缓缓睁开,没有任何光彩释放而出,但那温和莹润的目光却令众人安心,紫微琴心带来的霸道杀机已经完全融入到叶音竹本源之中,再不会影响到他的情绪。而他的斗气和魔法,也在这次的痛苦经历过程中不退反进,双双突破到了紫级二阶。

“我没事。”一丝微笑出现在叶音竹英俊的面庞上,那阳光般的微笑顿时令所有人都大大的松了口气。

紫几乎和叶音竹同时睁开眼睛,看着叶音竹不禁好笑的道:“音绣,你这形象可不怎么好啊!还是先去清理一下吧。”

“呃……”叶音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地上落着的焦炭不说,神源魔法袍内,自己身体其他位置也有着焦炭剥落的同样情况,此时实在有些难受。赶忙向众人告罪一声,起身就跑。化为一道紫光在众人面前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