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已等的太久太久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089字

朱明皱眉道:“那六道之决的六座城市我们就不要了么

叶音竹看了一眼站在秦殇身边的妮娜,想了想,道:“我想,这应该是有变通之法的。我需要和妮娜奶奶仔细商量才能决定。”

“到手的六座城市都不要?你能肯定我们就无法控制那六座城市?别忘了,在任何一座城市中,都有着和我们拥有同样血脉的族人。”菊宗宗主未聆风不甘心的说道。六座城市的吸引力毕竟是巨大的。

“闭嘴。”未明长老毫不客气的呵斥了未聆风一句,沉声道:“这件事就由叶宗主来决定吧,这是你拼死通过六道之决得来的,不论你如何处置我们都没二话。至于帝国的开国大典……”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

海洋坚决的道:“虽然危机已经度过,但对于帝国来说,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还开什么开国大典,那只不过是形式。难道我们有了这个开国大典就会得到人家的承认么?”

未明太上长老缓缓点了点头,道:“好吧,开国大典暂时放下,对于帝国今后如何发展,我们还要商量一下。女皇陛下,您有什么提议么?帝国是您的,我们也都是您的子民。您放心,只要您有足够的能力统治帝国,我们这些长老立刻就将权力还给您。”

海洋淡然一笑,缓缓走到大厅中央,“不,我从没想过要拥有统治一个国家的能力。也不想当什么女皇,是你们将我推到这个位置。既然你们承认我的血脉,承认我的地位,那么。我现在就下达一条命令,也是唯一一条命令。虽然我不能统治一个国家,但我相信有一个人却可以。”

转过身,看向坐在主位上地叶音竹,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微笑,“我的命令就是,从现在开始,册封叶音竹为东龙帝国摄政王,今后一切帝国事务都由叶音竹下达命令。他的话就是我的话。我想。大家应该认可音绣的能力吧。一年多以前,琴城还是一个荒凉的小城,但现在却拥有了可以抗衡米兰大军的实力,这一点又岂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这怎么可以?”未明长老愣了一下,虽然叶音竹凭借六道之决可以说挽救了整个东龙帝国,但思想保守地他还是无法认可这一切。

海洋的目光重新落在这位第一太上长老的身上,“为什么不可以。在你们还没有出现之前,我就曾经对音竹说过,海洋是叶音竹的,以前的海洋是。现在的也是,永远都是。连我的人都是他的,难道我的权力不可以是他的么?你们既然承认我这个女皇,就请不要违背我地命令。退一步说,就算他不是摄政王,通过我下达命令来完成他的目的不是一样?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直接领导东龙帝国,或者说是领导一个完成的琴城。如果我们自己内部都不能做到团结,不能凝聚在一起,未来怎么和法蓝抗衡。我不懂政治。但我却知道,在这琴城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比叶音竹更适合坐在统治地位上。只有他成为了东龙八宗的摄政王。重新掌控整个琴城的统治,才会让琴城原住民的这些朋友心悦诚服的留下。”

一边说着,海洋用目光止住了想要阻止自己的叶音竹。她的话说地斩钉截铁,没有任何转的余地。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自己没什么可以帮叶音竹的能力。在她看来,成为叶音竹地妻子远比做这个女皇要快活的多。权力本来就是属于男人之间的游戏。海洋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她明白。越大的权力就代表着越大的义务,她宁可将这一切交给自己地男人。谁不愿意看到自己地男人更强,成为真正地统治者呢?

听了海洋的话,众人都沉默了,这一次,就连最喜欢提出反对一件地菊宗宗主未聆风都没有吭声。海洋说的没错,作为女皇,如果她的心完全在叶音竹身上,就算没有摄政王的名头,叶音竹也拥有着和摄政王毫无区别的力量。

海洋一步步朝叶音竹走了过去,她的目光重新变得柔和起来,轻声道:“谁人为我神针走脉复容颜?谁人替我横琴竖剑挡强梁?谁人慰我宽阔胸怀遮风雨?谁人助我六道倾城拒强敌?音竹,不要拒绝,我还是那句话,海洋是叶音竹的,现在是,以后也是。在海洋心中,你早已是我最亲的人。”

叶音竹的目光有些迷离了,他从没想到海洋会当着这么多人向自己表白。她的四句话,形容了自己和她在一起最重要的时刻,像是在说服东龙八宗的强者们,但只有海洋自己才明白,这四句话更重要的是在说服叶音竹。如果叶音绣自己不答应做这个摄政王,就算她再说什么也没用。

未明太上长老轻叹一声,“既然如此,让我们举手表决吧。”心中暗想,当一个女人真的爱上一个男人时,果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啊!同时,他也明白,海洋的这个选择并没有错,或者说是极为明智的,正像她所说的那样,只有叶音竹作为琴城真正的统治者,琴城现有的力量才能完美的整合在一起。凝聚成一股真正强大的力量。

秦殇和叶离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虽然他们已经不是宗主,但叶音绣在六道之决中的表现也让他们重新回到了东龙八宗权力的核心。

伴随着二老之后,作为太上长老的兰如雪也举起了自己的手,原本以为必死的她,在经过了这次的波折之后,对一切都看的淡化了很多,她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要那么执着,为了执着的信念离开叶离,放弃了这么多年的天伦之乐。所以,她此时毫不避嫌的举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