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苏拉等于黑凤凰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69字

“你已经知道,我是蓝迪亚斯帝国的公主,但你知道么,我是多么不想成为这个公主啊!这个名份不但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也只给我带来屈辱而不是荣耀。{{.会员转载”眼波流转,一丝淡淡的悲伤在她眼中闪过,当初出现在黑凤凰身上那种死寂的冷漠似乎又回来了几分。

紧紧的搂着苏拉,仿佛怕她跑了似的,叶音竹将自己的面庞贴在她的头顶上静静的聆听着。

“还记得么?在七国七龙战最后我们的决战之前我对你说过,我的母亲,是蓝迪亚斯皇宫中的一名宫女,按照皇宫中的规矩,宫女在达到二十二岁的时候就可以离开皇宫到外面的世界找自己喜欢的人成家。会员转载oo原本,我的母亲也是按照这个轨迹而过着平静的生活,可就在她达到二十二岁即将离开皇宫的前一个晚上被父亲奸污了,也从那时开始,母亲痛苦的一生才刚刚开始。当初,我身为苏拉和作为黑凤凰对你说的身世都没有骗你,只不过都隐瞒了一部份,将我那两个身份对你说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是我真正的身世。”

“苏拉。”叶音竹的心好痛,他的记忆力很好,苏拉当初给他讲述的那个一枚银币的故事他一直深深的记得,再联想到黑凤凰所说过的痛苦经历,他实在无法想像,如此悲惨的遭遇都出现在苏拉一个人的身上。7玖???www.wχ.νèt

“母亲被我那禽兽父亲强奸之后依旧离开了皇宫,可惜她却怀孕了,而且是龙凤胎,九个月后,她生下了我和弟弟。可弟弟却因为没钱看病而夭折。母亲为了买点水果祭奠弟弟而变成了残疾,我们每天过的,都是连奴隶还不如的生活。当我那禽兽父亲找到我的时候,母亲已经因为积劳成疾死去了,留给我的遗物就只有那一枚银币。即使在快饿死的时候,我也从没有动用过它,贵为公主又如何?全天下所有的公主恐怕也没有感受过我那样的生活。还记得那个被我杀死的亲生哥哥萨摩耶么?同父异母地哥哥?皇室是一个最龌龊的地方,直到我被老师带走。.会员转载直到我亲手阉割了萨摩耶,我痛苦的生命才得到了一定解脱。音竹,你知道带走我的老师,那个手把手帮我阉割了萨摩耶地老师是谁么?”

“是暗塔塔主斯隆吧。”叶音竹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苏拉微微一愣。“原来你已经猜到了。是的,没错,我的老师就是斯隆。被无数光环笼罩着地法蓝七塔塔主之一。强大的次神级圣魔导师。老师是因为我心中的怨和恨才救了我,收我为徒,从那时开始,我才过上了一些像人地生活。虽然每天的修炼是那样的艰苦,但我不在乎,我要报复,报复所有伤害过母亲和我的人。7玖???www.wχ.νèt所以我拼命的修炼,在这一点上。我那个光明圣塔的小师妹又怎么能够理解呢?她生长于光明,但我却始终处于黑暗。”

顿了顿,苏拉虚弱的声音降低了几分,俏脸上多了一层淡淡的灰色,她体内地碧玉魔龙之毒已经开始了发作,但她却强忍着体内的痛苦并没有表露出来。

“在暗塔学成之后,我回到了蓝迪亚斯,由于出身的关系,父亲不在忽略我,反而对我极为重视。老师对我说过。不论如何也不允许我向父亲报复。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身上流淌着的血液一部份是属于他的。会员转载oo为了永远和他断绝关系。我答应他,替他做三件事。他要求的第一件。就是让我潜入米兰帝国,寻找米兰帝国魔法师数量的秘密。”

说到这里,苏拉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柔和起来,向叶音竹怀中靠了靠,“也就是那时,我给自己施加了伪装术,变成了一个小乞丐。遇到了你,在这一生中唯一带给我幸福感的人。”

淡淡地银光闪烁,离杀地身体缓缓消失在光芒之中,其实,她召唤地时间还没有到,但离杀却很清楚,自己再留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她觉得将这最后的时间只留给他们两个人比较好。

叶音竹自然是知道离杀地离开,但他此时的心早已完全放在了苏拉身上。→⒎⒐文??.

苏拉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尽管她手臂上的毒伤正在不断的蔓延着,但她却笑得很幸福,“还记得么?当时你给我金币的时候我对你说了什么?”

叶音竹柔声道:“你说,我是个好人。”

苏拉点了点头,道:“亏你还记得。我说的是实话,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但却第一次见到像你那么单纯的傻瓜,也有人因为怜悯将钱施舍给我,但却没有一个像你那样给那么多的,我偷了你的戒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留个纪念还是为了卖钱。会员转载oo”

叶音竹也记起了当初的情景,丢了戒指,自己当时窘迫万分,不过,也正是那次才遇到了安雅。

“后来到了学院,当你走进宿舍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你找到我了呢,不过,你傻乎乎的却没看出我神色的变化,还和我成了室友。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真的喜欢上你的么?”

叶音竹轻轻的摇了摇头,他连苏拉是女的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苏拉微笑道:“就是你第一次将身上全部财产都给我的时候。你那时根本就没想过我会骗你。[79文??.}你知道么,从小到大,你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个这么相信我的人。或许正是因为那份信任和你傻乎乎的样子,才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