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黑凤凰的红丸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89字

一声低哼从苏拉口中传出,以她的心脏位置为起点,一层层暗红色的光芒开始从她身上每一处飘然而出,形成一层淡淡的暗红色光膜。.会员转载

凤凰翎已经完全消失了,所有的液体都进入了苏拉体内,菲尔杰克逊的灵魂就那么漂浮在半空之中,得意的笑着,“斯隆,你这卑鄙的小人,想不到吧,你算计这女孩子,却被我算计了。我们师徒之间的斗争才刚刚开始呢。不知道当你发现自己辛苦找到的黑凤凰皇族血脉被我破坏,会有什么感觉呢?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准备用这黑凤凰皇族血脉在最后冲击黑巫魂的时候才使用吧。这么说,你应该也找到引发这血脉的方法了。oo会员转载可惜,我没死,当初你没能让我的灵魂破灭,你让我没有修成白巫魂,我又怎么能便宜了你这个好徒弟呢?”

说道最后两句之时,菲尔杰克逊的声音中已经充满了怨恨。当年,五百年的努力功亏一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最心爱的弟子斯隆带来的。此时,才是他报复的开始。也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苏拉身上的魔纹开始变得明显起来,背后的骨骼开始发出一阵细密的响声,她那先前死寂的面庞上也终于又出现了人类的表情。伴随着她一声痛苦的呻吟,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从她背后伸展开来,庞大的暗魔系与火系元素蜂拥而出,房间内的魔法元素顿时变得无比浓郁。会员转载oo

菲尔杰克逊所在的黑雾分出一股能量,将躺在床上的神源魔法袍激起,落在叶音竹身上。凭借着神源魔法袍的过滤,在如此浓郁的魔法元素之中,叶音竹的身体自然恢复的更快。

苏拉身上的光芒不断地闪烁着,每一次闪烁,都会爆发出一团耀眼的暗红色光雨,只不过在菲尔杰克逊庞大的灵魂之力控制下。并不能有任何一点能量从这房间之中溢出。

苏拉身上地魔纹变得越来越明显了,她身上的衣服在庞大的能量作用下早已经变成了齑粉。除了左手手腕被咬的地方还留有一个黑点,此时她身体已经再没有了半分毒气地停留。[79文??.}

背后的羽翼宛如床垫一般承托着她的身体。羽翼地长度甚至超过了她的脚踝,如果仔细看,能够发现这羽翼上的每一根翎毛都和之前苏拉吸收的凤凰翎很像,只不过这些翎毛要小的多就是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苏拉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的神采,她的双手在胸前合拢,眼中神光流转。只不过此时她地眼眸之中是没有灵魂气息存在的。生命已经回归,但生命与灵魂之间的桥梁还没有接驳。

不断从苏拉体内渗出的能量在她身体周围形成一层暗红色的光膜,伴随着能量越来越强,这层光膜的颜色也变得越来越深,渐渐的,将苏拉的身体隐藏在其中。会员转载oo

一个奇异的黑色魔法阵凭空出现在床铺上空,菲尔杰克逊的灵魂之力明显变得稀薄了几分,轻叹一声。“音竹,傻小子,看来老师真地老了。这消逝地灵魂之力,不知今生还有没有恢复地可能。有了这个魔法阵,这觉醒的凤凰血脉将爆发出最强大地能量。属于你们二人的能量。”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叶音竹对时间的控制格外精确,唯恐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影响了对苏拉的治疗。

当他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除了自己身体情况比想象中恢复的要好以外,他还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庞大的能量正输入自己体内。7玖???www.wχ.νèt这熟悉的纯净能量显然是经过神源魔法袍过滤的。

果然。低头看时。正好看到身上披着神源魔法袍。而当他的目光急切寻找苏拉的身影时,却吃惊的发现。原本苏拉躺着的床已经变成了一个暗红色的大茧。

“老师。苏拉怎么了?”所谓关心则乱,好不容易有救活苏拉的机会,叶音竹心中怎能不紧张,看到这样的变化赶忙发出询问。

菲尔杰克逊道:“放心吧,她很好,我将那凤凰翎的能量已经完全融入到她体内,现在她正在吸收这股能量并和自己本身的能量融合到一起,除了毒还没解以外,她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过来,现在就要看你的了。7玖???www.wχ.νèt”

听了老师的话,叶音竹不禁心中大喜,“老师,那我需要怎么做?”

菲尔杰克逊沉声道:“音竹,你听好了,你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那么,苏拉就再没有活过来的希望。如果你认为她的生命才是最为重要的,心中就不能有任何顾虑。想要帮她彻底解毒,就必须要依靠你身上残存的碧玉魔龙晶核中的毒素抗性。而这抗性存在最多的,就只有你生命的精华所在。7玖???www.wχ.νèt”

叶音竹愣了一下,“您是说,血液么?”

菲尔杰克逊摇了摇头,道:“不,当然不是。血液中虽然也有毒素抗性,但却太少了,远不足以用来解毒。我说的是另一种东西。等会儿你就明白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和苏拉结下合体之缘,只有这样,才能将你那生命的精华注入到她体内,帮助她彻底解除毒素。”

叶音竹大吃一惊,他早已不是当初刚刚离开碧空海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听菲尔杰克逊这么一说,他顿时明白了其话语中的意思,俊脸涨得通红,“老师,这怎么可以。.会员转载我,我……”

菲尔杰克逊没好气的道:“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