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对佛罗的计划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269字

奥利维拉点了点头,道:“那你准备怎么办?你还没和我说过你之后的计划呢。..”

叶音竹道:“在斯福尔特城攻防战没有结束之前,说那些也没有任何作用。只有根据当时的情况,才能决定我们之后的具体行动。”

奥利维拉赞叹道:“看来,你在兵法上也并不比我逊色,深悉随机应变之法。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帝国东线既然已经不受威胁了,那我们是返回琴城加快琴城建设呢?还是到其他地方去尽可能的支援帝国与蓝迪亚斯一方作战?”

通过这次战斗,奥利维拉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琴城的强大实力。虽然他是一个优秀的指挥者,但如果没有手中这些强大的战斗力,就算他的指挥再优秀也将无计可施。琴城战士的数量并不多。但是,就是这几千的数量,却成为了佛罗王国五十万大军败退的根源。

数量不能决定实力,比蒙巨兽、死神龙狼骑兵、德鲁伊部队、精灵战士以及武技强悍的东龙战士,随便拿出一个民族,在大陆上都是佼佼者,而将这样一支部队融合在一起,指挥得当的话,甚至胜过十万大军的支援,在某些时候,所能起到的作用比十万大军还要好的多。经过这次的战役,奥利维拉的信心也已经被琴城强大的力量建立起来,就算是叶音绣说要去南线那族庞大的战场他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叶音竹从须弥神戒中取出地图蹲下身体,将地图摊平在地面上,很快找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着重的用手指点了两下。

“我们现在在这里。首先我们要做的。就是逃亡。”第一句话,叶音绣就吸引了奥利维拉和叶鸿雁地注意。..

“逃亡?”叶鸿雁皱了皱眉头,他对兵法也有一定的研究,却并不明白叶音竹的意思。

叶音竹正色道:“第一场大战役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我们却一定不能麻痹大意。断绝了佛罗人的粮草,固然产生了巨大的效果,但也令我们琴城的实力暴露了大部分。佛罗人显然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我甚至可以想到,他们此时心中对我们的憎恨还要超过对米兰人的。毕竟,我们给他们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太大了。”

奥利维拉和叶鸿雁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从毁灭敌人地后勤补给中心开始,琴城所属就像是隐藏在佛罗境内的一条毒蛇。每一次出击都会给佛罗人带来巨大地痛苦,要说佛罗人不憎恨他们。那又怎么可能?

叶音竹继续道:“佛罗大军从前线退下来,因为没有足够的补给,在败退的过程中,他们恐怕还会出现大量的非战斗减员,这就令我们双方的仇恨进一步加深。可惜,米兰东方军团的实力实在不足,否则趁着那是追击。必定能给佛罗人更大的打击。现在。佛罗大军已经退回境内,保守估计。他们应该还有二十五万左右地战斗力,这样一支庞大地队伍显然不是我们这几千人所能撼动的。退回国内,他们地补给也会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在如此仇恨之下。佛罗统帅一定会将我们视为毒瘤一般的存在,如果你们是他,会怎么做?”

奥利维拉微笑道:“想要再次向帝国发动攻击,就必须要先解决了我们这颗随时可能爆发的定时炸弹。你地意思我明白了。佛罗人会发动一系列针对我们的行动,要将后方的问题彻底解决,同时,他们也会趁着这段时间休养生息以图再战。”

叶音竹颔首道:“这是现在佛罗人唯一的选择。..在强烈的仇恨作用下,我相信,作为佛罗统帅,敌人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我们,不惜代价要将我们留在佛罗帝国境内彻底毁灭。”

叶鸿雁道:“那这么说,你是建议先退回琴城修整了?我们有传送魔法阵,虽然足有几千人,但也可以在半天时间内彻底从佛罗境内撤退。他们再严密的封锁线和大扫荡都无法给我们造成什么打击。”

叶音竹微笑道:“鸿雁,你只说对了一半。不错,我们有着空间传送法阵作为后盾,根本不怕佛罗大军的围剿,退一万步说,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寻找机会逃走。但现在回琴城,你们会甘心么?虽然血色卫队我们杀了不少,但是,当初兄弟们的仇恨就算报了?不,不够,还不够,远远不够。我们还要在佛罗境内继续待下去,让毒瘤不断的扩散,成为对佛罗人真正致命的打击。”

一边说着,叶音竹眼中光芒大放,右手拍在地图上,覆盖了佛罗王国全境。

叶鸿雁和奥利维拉相比,在战略战术上要差了一些,但在胆识上奥利维拉却比不上他,听音竹这么一说,叶鸿雁眼中顿时迸发出强烈地斗志,“好,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地。说吧,你打算怎么干?佛罗人受到的教训还远远不够,我们地报复还要继续。”

叶音竹冷然道:“是地,报复才刚刚开始。他们不是要大扫荡么?

那好,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游击战。几十万大军地目标何等明显?我们才有几千人而已,让他们来吧,我到要看看,这佛罗统帅凭什么能将我们围剿。“

奥利维拉想了想,道:“从战略上看,你这样做并没有任何问题。

音绣,但我要提醒你一点,长期在佛罗作战固然可以锻炼我们的战士,但对整个大陆地战况影响却会降低很多。同时,所谓瘦死地骆驼比马大,佛罗人还有二十多万正规军,同时,他们很可能会继续招募新兵。

这次整个大陆的混战,佛罗人是最不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