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脱光衣服的处女西非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253字

奋的情绪首先就袭上了比蒙军团这些大块头的脸庞,兽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了。..9u.net但德鲁伊所属的表情则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等一下。你们给我记住三点。**妇女者杀无赦,乱杀平民者杀无赦,反抗者杀无赦。”

叶音竹的声音很平静,甚至不带一丝杀气,但当他这三个杀无赦出口之后,就连身边的神兽格拉西斯都有些噤若寒蝉。每个人都知道,叶音绣绝不是在和他们开玩笑。当六道倾城结束之后,在琴城之中,叶音绣的威望早已经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

德鲁伊们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一些,如果不是为了精灵族,这些来自大自然的战士最不喜欢的就是杀戮。当叶音竹发出劫掠命令之时,他们唯恐这位琴帝大人是要屠城。此时听到只是抢劫,这些德鲁伊们紧张的情绪自然也就放松了。琴城建设需要各种资源,精灵族作为琴城内除了东龙后裔以外的第一大族,自然也需要资源支持来建设。抢劫就抢劫吧。也不算违背德鲁伊的原则。

“紫,你看着点你的比蒙军团,明,你跟格拉西斯一起去找粮仓吃饭。记住,留下一些我们战士们需要的粮食。其他的随便你们俩处置了。所有资源都集中到东门。天亮之时就是我们离开的时刻。”

叶音竹分别让紫和明这两大强者跟着比蒙军团和格拉西斯自然有他地用意。作为比蒙之王。紫对比蒙巨兽的威慑力无人能比,通过同等本命契约,紫自然知道叶音竹的意思,有了他的约束,就不怕比蒙巨兽做出出格的事。

至于格拉西斯,这个家伙本身的实力虽然强大。又向紫献祭了灵魂之火。..但在这所有人中,叶音绣最放心不下地就是他。正是因为他地强大,所以他才更加桀骜不驯。而山岭巨人明的性情温和,实力并不弱于格拉西斯多少,有他在旁边看着,自然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了。

夜依旧漆黑,但西非城却已经换了主人。琴城战士们的行动太迅速了,或者说是他们的攻击火力太猛。当那数千城防军被彻底毁灭后,甚至并没有惊动太多的西非城百姓。当然。西非城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9u.net

轰——,黄金比蒙狄斯,一脚踹开一家深宅大院的门。巨响顿时令这深夜地寂静破碎。

“什么人。竟敢打坏我们家的大门。不知道我们家老爷是当今宰相大人地父亲么?”

狄斯裂开大嘴,哈哈一笑,“不错,看来是只肥羊,小的们。跟我进去。”

狄斯带地人不多,只有四头狂暴比蒙。但是,当他们从那完全轰碎的大门处走进人家院落的时候。所有在愤怒中想要抵抗地府内护卫一时间全都变成了惊恐和筛糠。作为宰相之家。这府邸内自然是有识货的人,眼看着狄斯那高大无比的身体和身上在月光下闪烁着淡淡金光的毛发,顿时大叫起来。

“黄金比蒙,是比蒙中的王者黄金比蒙。”

狄斯昂然站在院落中央,不屑地哼了一声,“都给老子闭嘴,不然我送他去地狱。听好了,老子不管你们家是***什么贵族,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给我站好了,男的站左边。女地站右边。”

一个有些尖锐点地声音问道,“比蒙勇士,那不男不女的怎么办?”

狄斯冷哼一声,“不男不女的?站到中间来,让我背后这些小弟检验一下,听说三扁不如一圆……”

“呃……”人群中顿时没了声音。..甚至连一个反抗的都没有,这府邸内的人顿时分两旁站好。他们之中甚至没有一个人怀疑狄斯的话是在欺骗,哪有什么包围?这里根本就只有他们五个人而已。

西非是一座大城,琴城各个军团加起来才三千多人,想要抢劫这么一座大城市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狄斯威势十足的看着周围这些大部分都在筛糠的佛罗人,“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人。只求财。把这府邸内所有的财物都给我搬到东城门去,要是敢留下一点,哼哼。”他猛地抬起右脚,重重的跺在地面上。

轰然巨响之中。在场所有的佛罗人全被震倒在地,周围的院墙也倒了一大片。

自从见识过战争巨兽格拉西斯的战争践踏以后,狄斯他们这几个黄金比蒙极为羡慕,虽然他们没有格拉西斯那么恐怖的实力,不过在这贵族地院子里来上一脚,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的抢劫,几乎出现在西非城每个角落中,只要是深宅赫地,无不遭受到琴城所属的洗礼。当然,反抗者自然有,但只要是人都怕死,当铁血无情的杀戮出现时,谁还会吝惜财物?毕竟,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尤其是他们这些贵族老爷们。

西非城再不平静,或者应该说是鸡飞狗跳才对,一时间,整座城市都变得热闹起来。当然,这种热闹也只对于琴城各个军团的强者们来说才是值得兴奋的。

***渐渐亮起,各种嘈杂的声音充斥在这座佛罗王国西方重镇之中,唯恐惹火烧身的平民们自然各个家门紧闭,就算是胆子大一点的也只是向外偷看几眼。在叶音绣地严令之下,琴城所属显然对平民们没有一点兴趣。

琴城战士们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他们地数量毕竟只有三千多而已,何况还有七百角鹰骑士不在这里,诺大的西非城,如果只是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就算是搬运财物也不可能在天亮前完成。而这个问题就从狄斯他们的劫掠中解决了,自己人手不够,但那些被抢劫的贵族家中奴仆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