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九集琴城跃进第一百九十七章群体治疗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31字

大战之后持续赶路,已经令琴城战士们极为疲倦,就在叶音竹刚刚下达原地休息的命令,琴城战士得到暂时的缓冲时,角鹰骑士却传来一个特殊的消息。oo会员转载前方三十里外,发现一座营盘。

“是什么样的营盘?”叶音竹皱眉问道。此时他自身的情况也不乐观,作为领导者,他不但在战斗中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同时还要费尽心力去指挥,以灭神弩发出那一箭之后,虽然说不上油尽灯枯,但他紫级七阶的斗气和魔法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两个时辰的赶路使疲倦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

“奥利维拉大人已经亲自去探查了。”精灵战士恭敬的回答道。会员转载oo

有了之前不久的教训,奥利维拉变得更加谨慎,虽然陷入敌人埋伏叶音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角鹰骑士在大意中的侦察不仔细,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突然发现前方的变化,奥利维拉谨慎起见还是亲自前去探查。

叶音竹立刻下达命令,在原地休息的同时,不允许点火做饭,以干粮为食物。此时,他背后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如果前方这营盘是敌人给他们准备的另一个陷阱,那么,再战的损失可就不是之前在法帝维斯城那么简单了。

时间不长,奥利维拉骑龙回转。

“大哥,情况怎么样?”叶音竹有些急切的问道。{{.会员转载

奥利维拉的神色看上去有些怪异,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或许是我们的一个机会,但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叶音竹疑惑的看着他,露出焦急和疑惑的目光。

奥利维拉道:“出现在前面的营盘非常庞大,其规模甚至可以和我们当初进入佛罗后第一次攻击的那个后勤补给中心相比,但这个营盘很怪异。守军人数在两万左右,几乎全在营盘外围巡查。可谓防御森严。而在营盘内部,却大多数都是由角马拉着的大车。[79文??.}从外表看,这些大车上装地像是辎重粮草。尤其以粮食为多。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如果这些真的都是粮草,甚至可以支撑一支数十万的军队了。”

听了奥利维拉地话,叶音竹皱眉道:“难道是佛罗人调集的?准备运往前线支持他们主力再一次向米兰发动进攻?这佛罗人也真算是神通广大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在支撑前线消耗地同时还能调集如此庞大的辎重。看来,我们真的是小看了佛罗。这批辎重出现在我们前方,或许,这是佛罗人的另一个陷阱。如果那些马车内藏的不是粮草而是战士,那我们恐怕就……”

“不,不像是陷阱。[79文??.}”奥利维拉似乎下定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哦?”叶音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奥利维拉沉声道:“这么庞大地辎重部队出现已经令人很奇怪了。但令我更加奇快的是,那两万守军并不是佛罗的士兵,从旗号上看,是蓝迪亚斯和波王国的人。”

“什么?”叶音竹吃了一惊,联想到之前在法帝维斯城内遇到的龙骑将和蓝迪亚斯、波庞联军,心头不禁一沉,“难道蓝迪亚斯在保持正面对米兰的强大压力情况下还能调集一批部队和辎重给佛罗人么?如果有他们的支持,恐怕刚刚稳定下来的东线情况会很不乐观。→⒎⒐文??.”

奥利维拉苦笑道:“虽然我最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但我的想法却和你是一样地。但我很奇怪。如果这些辎重粮草是运送给佛罗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里可已经出了佛罗王国首都商圈。而且连一个佛罗士兵都没有。音竹,如果盟军给你送来这么多物资,你会这样做么?”

叶音竹想了想。道:“事有蹊跷,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妄自猜测也没用。看来。只有亲自去看看,想办法从中获得一些消息才好。而且。就算这是一块肥肉,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也无法吃下来。{{.会员转载大哥,你保留少数角鹰骑士警戒,让其他人都先下来休息吧。我们现在必须要先养精蓄锐才行。”

原地休息的情况不变,而前方出现辎重部队的情况却只有叶音竹和奥利维拉两个人最清楚。

身陷险境,叶音竹急躁地心情反而逐渐平复下来,他将那些受伤的琴城战士们从生命储存宝石中放出来,其中,情况最糟糕地竟然是战争巨兽格拉西斯。格拉西斯地脱力非常严重,整个人已经完全陷入了昏睡之中,经过紫的解释叶音竹明白了他现在地处境。

这段时间以来,格拉西斯始终没有吃过足够的食物,身体状态本就不是巅峰,再加上之前那一战最后暴怒之中的冲击消耗了他几乎全部的能量,所以才会陷入沉睡之中。→⒎⒐文??.

此时令他恢复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量的摄取能量。从食物中摄取自然是最好的办法。可现在叶音竹携带的粮食远远不够给他补给的。

命令受伤和消耗严重的战士们围绕在自己身边坐下,叶音竹深吸口气,通过神源魔法袍飞快的吸取着空气中的能量集中自身,同时,从须弥神戒中取出一张古琴。

桐木胎,鹿角沙漆灰,色紫如栗壳,金徽玉轸,圆形龙池,扁圆形凤沼。会员转载oo七徽以下弦露黑色,遍体蛇腹断纹,中间细断纹,额有冰纹断。圆池上刻草书“大圣遗音”,正是那张琴德最佳的大圣遗音琴。

抚摸琴弦,叶音竹轻声道:“峄阳之桐,空桑之材,凤鸣秋月,鹤舞瑶台。”他的声音似乎很轻,但却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