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百零一十一章武比复试空间法阵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78字

他并不是依靠闪雷的钻地能力寻找机会攻击对手,而是,休息。7玖???www.wχ.νèt

没错,就是休息。叶音竹的判断无疑是最准确的。他没有其他考生那种热血沸腾,冷静的头脑令他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最省力的方法。那就是等待。

这场复试的时间要到傍晚才结束,也就是说,一共要进行四个时辰左右。按照复试规则,魔法石最后无疑会在少数人手中集中,而那时,每个人的体力都会消耗很大,既然如此,又何必现在出手呢?

空间法阵中的泥土和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身体沉入泥土之中,叶音竹静静的修炼起来,体内精神力和斗气同时运转,一边感受着外界气息的变化,计算着时间,一边静静的运行着,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文??.}此时,他并没有考虑眼前这场复试,而是在想明天魔法复试有没有投机取巧的机会。想想克蕾娜所说的擂台形式,他琢磨了一下,还是不得不放弃投机取巧的可能了。

正在叶音竹探索着外界的情况时,突然,他散开的精神力微微一动,一个充满恐慌的情绪被他的精神力准确捕捉。那是灵魂的情绪。叶音竹心中一动,杀人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有死亡之后才会出现灵魂释放,从而产生灵魂的情绪。⒎⒐文??.⒎⒐wx.net普通人的灵魂只能在死亡后于空气中存在很短暂的时间。但如果是强大的武者,存在时间就会长一点。而魔法师因为修炼的是精神力,存在的时间就会变得更长。一些真正的强者,甚至在死后灵魂也不会消散。譬如龙域中那些骨龙,紫级强者,都在此列。

精神力第一时间捕捉到那个灵魂的位置,叶音竹的灵魂之力迅速扑了过去,在这里,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有人的灵魂会比他更强大从而对他的灵魂之力造成反噬。

一团充满各种负面气息地灵魂呈现在叶音竹精神力窥视面前。毫不犹豫的,叶音竹按照菲尔杰克逊教导的那样。一个亡灵之眼就放了出去。.会员转载

顿时,眼前的灵魂发生了变化。主要是颜色上的,青色的灵魂出现在叶音竹面前。叶音竹不禁有些惊讶,这武者地灵魂强度不错啊。竟然是青级中阶。

人的灵魂和自身实力虽然有着直接关系,但却并不是说青级中阶的战士就一定拥有青级中阶的灵魂,这要和自身的精神力强度有关。当然。对于魔法师来说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了。青级中阶的魔法师,肯定会拥有青级中阶以上的灵魂,这是必然地。

面对眼前的青级灵魂,叶音竹的灵魂凝聚出本体,灵魂之体自然是肉眼看不到的,即使是精神力也无法感觉到,只有灵魂才能看到灵魂。[文??.}这是亡灵魔法师在学习时要掌握的第一法则,灵魂之间地关系。

叶音竹的灵魂和眼前这团灵魂完全不同。通过亡灵之眼。眼前他所看到的这团灵魂就像一团青色的雾气,而叶音竹的灵魂却是一个缩小版的叶音竹,通体灿金,周围还选绕着一圈乳白色的光环。

紫级,是灵魂从雾状转化为本体状的界线。眼前叶音竹凝结成的灵魂体也成为第二体,凝结成第二体地灵魂,就拥有死亡不灭的特性。而金色灵魂体则代表不但灵魂已经达到紫级境界,同时也拥有天人合一的灵魂融入能力。[79文??.}所以叶音竹的灵魂才会与众不同。吸收了神圣巨龙诺克希灵魂臣服时的庞大能量,此时,叶音竹地灵魂已经逐渐向次神级灵魂转化了。

“过来吧。”叶音竹通过灵魂波动向那团青雾灵魂发出信息。

等级的悬殊令对方连反抗地念头都无法产生,颤栗着飘荡到叶音竹面前。

叶音竹地灵魂之体抬手弹出一点金星,直接嵌入了对方的青色灵魂之中,连咒语都没用。只是对那灵魂道:“从现在开始,你地一切都属于我。”

金星刺入青雾,顿时光芒大放,青雾剧烈的波动着,整个灵魂都在爆发着凄厉的惨叫。oo会员转载很快,那一点金光成为了整团青雾的核心。青雾的体积迅速缩小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但却变得凝练了很多。灵魂情绪上的波动彻底消失了,剩余的只有臣服。

强制性灵魂契约。对于比自己弱的多的灵魂。叶音竹用了最简单的方法。

收取这个灵魂并不是因为他看上了这个灵魂的力量,而是因为很多亡灵魔法都需要有大量的灵魂才能发挥妙用。譬如像眼前这样,收取了这个灵魂之后。这青级灵魂就不会消散,也将成为叶音竹一个隐形的侦察兵。控制了它,在叶音竹精神力所及范围之内,这灵魂体看到什么,叶音竹就可以看到什么。⒎⒐文??.⒎⒐wx.net

亡灵法师这个侦察技能确实好,但也要有强大的精神力支持,控制的灵魂只能在亡灵法师精神力控制范围内行动。用自身灵魂去侦察当然也可以,但却决没有亡灵法师会这样做。灵魂无疑是脆弱的,万一遇到魔法元素的乱流,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自身灵魂回归本体,叶音竹凭借精神力控制着刚收服的灵魂开始在这空间法阵制造的特殊空间内游荡起来。视野这一开阔,顿时能够更好的观察周围的一切。

这场武比复试比想象中还要惨烈的多,能够进入复试的,无一不是强者中的强者,至少也拥有青级中阶的实力。.会员转载虽然没有武器,但在整片森林之内,随处可见斗气纵横,拼斗的极其激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