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百一十四章兵棋推演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212字

文比复赛的主考官克鲁兹元帅,以及武比复赛的主考官帝国军务大臣克雷斯波都在座,但令叶音竹有些惊讶的是,这两个人竟然都不是文岳台主,因为他们只是坐在距离中央文岳台主最近的位置,却并不是主位。.会员转载

叶音竹在观察场地中的情况,周围这些文武大臣们也在观察着他和已经到场的其他考生,最前面的克雷斯波和克鲁兹两兄弟的目光更是完全集中在他身上,像是要将他看透似的。

阿卡迪亚魔法师公会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在魔法师公会的记录中,并没有找到一个叫叶苏的人,这个消息,令蓝迪亚斯高层们产生了一些疑惑。⒎⒐文??.⒎⒐wx.net但正像帝国皇帝马西莫所说的那样,既然这样的人才来到蓝迪亚斯,就没有放过他的可能。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叶音竹会是米兰帝国派来的密探,但马西莫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思考,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小。如果米兰有这么一位强者,恐怕早就派到战场上去了,多一名会大预言书的精神系大魔导师,对战场的控制有着无与伦比的作用。此时派他到蓝迪亚斯帝都,这不是让其置身险地么,马西莫自问自己是绝不会这样做的。西尔维奥又不是傻子,他应该也不会。

很快,参加文比的十位考生已经到齐了,克蕾娜来了以后,狠狠的瞪了叶音竹一眼,而叶音竹却仿佛没看到似的,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会员转载

克雷斯波看了一下时间后,向旁边的克鲁兹点了点头。

克鲁兹站起身,走到场地中央,“众位考生,请退后十步。”

考生们如言后退,克鲁兹一挥手。立刻有二十名健壮的士兵。抬着一个巨大的东西从外面走了进来,那是一个长边十米,短边六米的长方形平台,上面蒙着一层红布。隐约能够感觉到这平台上放着什么东西。二十名士兵抬着它似乎很重,一直走到中央才将这个平台放了下来。[文??.}

克鲁兹目光从参加复赛的十人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叶音竹身上,“好了,时间差不多就要到了,蓝迪亚斯三年一度的文武大比决赛现在开始。各位都是经过数层筛选后,才能站在这里,希望在稍后的决赛中。你们能够有所作为。不要让我们失望。只要你们展现出真正地能力,帝国不会因为你们的出身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对你们约束。甚至可以授予你们最高将军的位置,兵册封贵族,直接参战。当然,这需要经过今天的考验。同时,也要在今后考验你们在战场上地实际指挥能力。下面,有请今日文比的主考官,文岳台主阁下。”

考生们一听此言,精神顿时振奋起来,目光都集中在主位之上。[文??.}能够令克鲁兹元帅让出文岳台主的位置,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

考场侧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他身边并没有任何护卫,也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只是简单的一件黑色长袍穿在身上,暗蓝色的短发修剪的非常合体,尽管他走的并不快,但却给人一种龙行虎步地感觉。大踏步的来到主位处站定。

“啊!”克蕾娜低低的惊呼一声。“怎么是……”说到这里,她立刻收口。低下了头,但从她的情绪上。距离她不远的叶音竹能够感到不小地惊讶。

随着那文岳台主来到主位处。⒎⒐文??.⒎⒐wx.net众考生才能真正看清他的容貌,此人相貌英俊。看上去不过是个中年人而已,一双深邃的暗蓝色眼眸中威棱四射,尽管他的衣着很普通,但只是站在那里,就没有人会忽视他的存在。

尽管克蕾娜那句话没说完,但叶音竹也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心中在短暂的吃惊之下,原本懒散的目光重新聚焦,凝视向眼前这个人。你就是苏拉的父亲么?这个男人,就是苏拉痛苦地源泉之一?

没错,叶音竹猜的很对,这位文岳台主,正是当今蓝迪亚斯帝国皇帝马西莫莫拉蒂。原本,这文岳台主确实是由克鲁兹来担任的,但经过前天晚上的汇报之后,马西莫对叶音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仔细思考之后,决定由自己来亲自担任这文岳台主,来品评一下这个被几位高层公认为全才地年轻人究竟有多么出色。[文??.}

“各位,我就是今日文比决赛的文岳台主。我从来不会说什么冠冕堂皇地话,对别人也一样是这样要求。我要看地,是实际。文比决赛现在开始。撤掉红布。”

马西莫的目光很快就在众人中找到了叶音竹,并不是因为克雷斯波兄弟向他描述过叶音竹地样子。就像衣着普通的他不会被人忽略一样,当他出现之后,叶音竹身上的气质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oo会员转载

原本的高贵优雅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冰冷而锋锐的气息澎湃而出,虽然他并没有马西莫那样上位者的威严,但此时的他,却如同孤傲的崇山峻岭一般,即使是马西莫的威严也无法将他压制。更令马西莫惊讶的是,释放出这样气息的年轻人,竟然有着一双淡漠的眼睛。平静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眼底深处并没有任何情绪出现。

仅仅是第一次目光的接触,叶音竹和马西莫都不禁暗自点头,叶音竹在想,这个人果然不愧是策动了整个大陆战争的一世枭雄。而马西莫则在想,天才和普通人终究有着不小的区别。会员转载oo不同的是,两人目光交流之后,叶音竹的眼神依旧是冷淡,而马西莫则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