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苏拉还记得它们么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205字

管不少民众都认为这场武比决赛越不如之前的魔法大彩,但正如苏拉所说的那样,现在所有参加决赛的选手就只剩下叶音竹一个人,还有什么继续比赛的必要呢?

全场一阵平静,文武大比已经结束了,但民众们的期待并没有完结,这一届的文武大比和以往不同,不仅有精彩激烈的比拼,同时,还有更加重要的,那就是鸾凤公主的招亲。..

几乎没有人见过鸾凤公主,但在当初贴出的招亲告示中明确在鸾凤公主四个字前面增加了一句注释,蓝迪亚斯帝国第一美女。仅仅是这个名头,就已经足以引人注意了。

在蓝迪亚斯帝国皇帝马西莫的带领下,贵宾台上一众上位者鱼贯而下,蹬上了武比决赛的平台。和他一起上台的,包括克雷斯波,克鲁兹,三位魔导师以及光明圣女玛丽娜却没有苏拉。

马西莫大帝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到平台中央,目光扫视,看着外面数十万的民众,威严的目光带着几分喜悦,“蓝迪亚斯的臣民们,我现在宣布,三年一度的文武大比到此结束。首先,我代表蓝迪亚斯帝国,感谢此次大赛的三位台主。和往届一样,本次大赛依旧涌现出了大量的人才,这是蓝迪亚斯之幸。这些年轻人,都是帝国的未来,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文比、武比、魔法比所有参加决赛的考生入场。”

场边,早已经在等待地考生们大步入场。当然,这些入场的考生中,并没有武比的。除了被叶音绣斩杀的一、二号考生以外,另外两名考生也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当所有考生来到台前排成三列的时候,武比这一排就只有叶音竹孤零零的一个人。魔法一列也同样是一个人,就是那位来自蓝迪亚斯的三号考生。

文比的人数最多,包括克蕾娜在内,一共有八个人。..魔法一排,没有叶音竹和克蕾娜,自然只剩下三号考生。

看到场上各职业考生地数量,旁边观看的蓝迪亚斯群臣以及民众们都不禁吃惊。魔法比虽然取消了两人的资格,也应该有三人才对。9u.net而文比本应出现的十人也变成了八人,难道纸上谈兵的文比也有减员么?

马西莫面带微笑的看向台下考生们,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叶音竹一个人身上。

“按照文武大比的比赛规则,任何考生都可以同时参加一项、两项或者是全部三项。但自从帝国文武大比开始举行以来。还从未有人能够在两项以上摘得桂冠。但这一次却不同,首先,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帝**务大臣克雷斯波之女,也就是我地干女儿克蕾娜,在文比和魔法大比,分别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想必你们也已经看到了,在魔法大比上,那施展冰雪风暴的魔法师。就是克蕾娜。”

在马西莫大帝刻意挑起的气氛之中,欢呼声如山崩海啸一般响起,尽是克蕾娜公主五字的呼喊。

克蕾娜在马西莫示意下缓步上台。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头套,美丽的容颜,动人的气质以及她面庞上那温柔的笑容,无不令全场观众沸腾。一时间,气氛顿时达到了顶点。

马西莫缓缓抬起双手虚空下按。民众们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马西莫面带笑容,“同时,我还要宣布另外一件大喜事。..因为。就在我们蓝迪亚斯,就在这届文武大比上,出现了一位前所未有地天才,当然,我更愿意用全才来称呼他。每一个人都已经看到了他刚才出色的表现。他就是文武大比历届以来,唯一的全才冠军,叶苏。”

不远处,当某个人听到叶苏这个名字地时候,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泪水忍不住再次流淌。

场上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全才冠军?什么叫全才冠军,以往文武大比并没有这样一个称号啊!

叶音竹脸色平静的走上平台,来到克蕾娜身边站定,他那宠辱不惊的样子不禁令身边地克蕾娜心跳加快,偷眼看他时,却发现叶音竹的目光根本没有注视自己,也没有去看马西莫大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马西莫此时的情绪已经上升到了极高地程度,声音激昂的道:“叶苏,蓝迪亚斯文武大比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他以文比复试第一名,武比复试第四名,魔法比复试第一名的优秀成绩

进入了三项决赛。今天,就在今天,他又凭借自己脑和强大的实力,分别取得了三项桂冠,全才之称当之无愧。来吧,蓝迪亚斯的人民,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赞美我们蓝迪亚斯最出色的人才,赞美这未来的英雄吧。”

英雄,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引人瞩目的,当马西莫解释了叶音竹这全才之名如何而来的时候,他们才明白,就在不久之前,那凭借一首感染全场的悲伤歌曲击败光明圣女玛丽娜,又以雷霆万钧的手段击溃所有对手,以一第三,战胜三名紫星龙骑将级别强者的,竟然是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同时获得了文比大赛的冠军。

全才,全才冠军。

轰,全场再次沸腾,这一次,沸腾直接攀升到了顶点,全才二字,象征着最高的光环,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笼罩在叶音竹头上。

马西莫转过身,面对叶音竹,面带微笑,眼中尽是激励的神色,他在先前宣布的时候,刻意没有去说叶音竹来自阿卡迪亚王国,而此时,他并没有从叶音竹脸上看到反对的神色,心中不禁一定。下面,就是自己施展手段,将这真正全才留在蓝迪亚斯的时候了。

马西莫原本对叶音竹的估计已经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