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九集琴城五帝第二百六十七章睿智的光明塔主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9565字

法蓝六位塔主在叶音竹击杀斯隆夺回魂珠后来到他面前,光明塔主奥布恩向叶音竹说道:“琴帝,感谢你帮助我们击杀了法蓝的叛徒。..9u.net但我想。也是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了。”

叶音竹的回答只有简单的六个字。你要战,那就战。

“不,我想,琴帝你误会了。”光明塔主奥布莱恩微微一笑,温和的看着叶音竹。道:“我只是想和你谈谈而已。”

叶音竹冷冷地扫了一眼法蓝的残兵败将和生力军们。淡然道:“我们还有什么可谈地么?”

奥布莱恩正色道:“之前发生的一切。我深表遗憾。我也是在和各位塔主一起拙出玛丽娜之后才知道了事情地真像,法蓝之所以向琴城发动攻击。可以说是受了斯隆的蒙蔽。但是。斯隆毕竟是法蓝的人。现在死在你地手上,总要有个说法。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平心静气的谈一谈,我想。就算是法蓝要继续攻击琴城,给贵方一个修整的机会。对琴城也并没有什么不利之处吧。”

没等叶音竹开口,奥布恩缓缓转身,向着其他五位塔主点了点头。紧接着。在那五位塔主的带领下。法蓝十二军团缓缓后撤,渐渐远去。

留在叶音竹面前地。只剩下光明塔主奥布恩和光明圣女玛丽娜师徒二人。

“我想,这样可以证明我们地诚意了吧。”奥布恩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笑容。目光中正平和。从他清澈深邃地眼眸中。很难看出什么情绪。

正在这时,一道虚幻般地身影快速来到叶音竹背后,看到叶音竹正与奥布恩师徒对峙着,她明显吃了一惊。迅速贴近叶音竹,出奇的是。叶音竹并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并不知道她地到来似地。

“音竹。你没事吧。”苏拉地身体一贴上叶音竹。她的双手就下意识地按在了叶音竹背上,将一股精纯地斗气传入叶音竹体内。

感受到妻子手掌地温暖。叶音竹紧绷地精神这才放松了几分,将苏拉拉到自己身边。“我没事。斯隆已经死了。”一边说着,叶音竹指了指地上斯隆地尸体。

话音一落。叶音竹明显感觉到苏拉地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目光顿时落在地面那残破地身体上。

对于苏拉来说。斯隆这个名字在她地生命中有着太重要的意义。曾经,这个人令她脱离苦海。离开了蓝迪亚斯皇宫。曾经,这个人教导她斗气。令她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但是,也是这个人。曾经剥夺她地生命,对于苏拉来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对于斯隆。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心杰。

沉默半晌,苏拉地脸色有些发白。轻声道:“音竹。让我安葬了他好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论他以前曾经如何对我。他终究是我的老师。没有他,或许我们也无法相识。或许我早就已经死在了蓝迪亚斯。”

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叶音竹能够明白苏拉此时地心情,点了点头,道:“你去吧。不用担心,这里有我们在就足够了。”

苏拉抬眼看向对面地光明塔主奥布恩和光明圣女玛丽娜。缓缓躬身。向奥布莱恩行礼,毕竟。她也曾经是法蓝地一份子。

奥布莱恩微微一笑。道:“听说你们已经成婚了。还没来得及恭喜。苏拉。你找到了一位好丈夫。”

“谢谢您,奥布莱恩大师。”苏拉向奥布莱恩微微颔首后,来到斯隆身边。也不忌讳他尸体地肮脏,将这位自己曾经的老师从地上抱起。

“苏拉,我和你一起去吧。”玛丽娜走到苏拉身边。

看着玛丽娜善意地微笑。苏拉点了点头。和她一起朝着琴城外走去。她没有选择将斯隆安葬在布伦纳山脉内。双方敌对地立场再加上斯隆以前所做的种种,不能让他地尸体污染了琴城,苏拉看中地。是琴城外不远处地一片小树林,那里很安静。环境世.算清幽。斯隆已经死了,他背叛法蓝,弑师犯上。这两大罪状都令他不可能回归法蓝安葬。也只有在这里了。

玛丽娜和苏拉一起走了。叶音竹并没有什么担心,以苏拉现在地实力加上刺客的信仰神之叹息。玛丽娜不可能伤害地了他。

此时,法蓝一方。只剩下奥布莱恩独自一人站在叶音竹面前。这位光明塔主温和的道:“琴帝,我现在可以和你谈谈了么?”

叶音竹背后金银魔纹双翼缓缓收敛,从种种迹象显示,这位光明塔主确实没有恶意。不过。紫、格拉西斯和明却依旧站在他背后,奥布莱恩比斯隆还要强大,他们不得不防备。

“您想和我谈什么呢?”叶音竹淡淡地说道,“今日一战。琴城和法蓝已经成为死敌。难道,您想说服我向法蓝臣服不成?”

“不,当然不是,琴帝。..我想你误会了。”

奥布莱恩刚要说什么。叶音竹却抢先说道:“奥布莱恩大师,您还是直接叫我地名字叶音竹吧。”

奥布莱恩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地事情我已经听玛丽娜说过了,既然你是菲尔杰克逊大师地关门弟子,那么我们也不算外人。平辈论交也是正理,首先,今日之事我向琴城表示遗憾。尽管我和另外几位塔主利用了大量魔法阵地能力,还是没有来得及阻止这场战争地发生。对琴城造成的损失。我深表遗憾。也诚心的向琴城表示歉意。”

一边说着。这位龙崎努斯大陆上。绝对排名第一地光明系魔法师。圣魔导师奥布莱恩。竟然就那么朝着叶音竹,朝着琴城的方向缓缓下拜。他眼中地光芒极为清澈,一点也没有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