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百零九章送个国家给你要不要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时间:2012-12-15 12:46  |  字数:3149字

克雷斯波看了马西莫一眼,得到他眼神的示意后这才退到一边。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陛下,您有什么条件,现在可以说了。在可能的范围下,我想,我会尽量满足您。当然,我的条件是蓝迪亚斯全力支持此次圣战,不得有任何保留。”

马西莫道:“音竹,不论怎么说你娶了苏拉,我就这样称呼你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事实摆在那里,不论怎样他也是苏拉的父亲。

马西莫道:“如果你是蓝迪亚斯的帝王,你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保我蓝迪亚斯平安,且永远的传承下去不被吞并?”

叶音竹皱眉道:“陛下,这似乎并不是我应该考虑的问题。”

马西莫淡然道:“恐怕你也无法轻易说出那样的方法吧。有琴城、法蓝、米兰帝国在,蓝迪亚斯只会在压制下逐渐走向衰落。哪怕是法蓝有意偏袒维持平衡,这样的趋势也不可避免。毕竟,只要这场圣战胜利了,琴城在大陆上的地位就会再次增加,甚至凌驾于法蓝之上。而琴城与米兰帝国一直都是亲密的合作关系,而蓝迪亚斯又有什么呢?我在的时候,我相信自己还有把握保住蓝迪亚斯。但是,我年纪已经不小了,等我百年之后,不论是我那些败家子哪一个继承了皇位,恐怕蓝迪亚斯也将走向灭亡。这些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叶音竹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马西莫说的是事实。经历了那样的战争,处于敌对双方,米兰帝国不打击蓝迪亚斯是不可能的。而米兰帝国没有了北方的威胁,不论是兵力、国力还是盟友方面,都不是现在的蓝迪亚斯所能相比的。

苏拉突然开口道:“那你想怎么样?”

马西莫看着苏拉,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悲伤,“凤凰。你那些兄弟姐妹们什么样子,我想你很清楚。尽管你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地身份。但是。在我心中,你却是唯一一个孝顺的孩子。”

“我?孝顺?你不需要用这些话来惹我同情。我再强调一遍。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苏拉地声音突然提高,冰冷中带着几分颤抖。

马西莫低下头,看着地面,“是的。我没有当你父亲地资格。是我,害了你母亲一生,还有你的弟弟……”

“闭嘴,你不配提他们。”苏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注视着马西莫。眼中流露出极其激动地情绪。“我们忍饥挨饿的时候你在哪里?弟弟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知道么?母亲为了用自己辛苦赚的钱来为弟弟买几枚水果被小偷掰断手指也不肯放开钱袋。我们承受过什么你都知道么?哪怕是在我回到皇宫之后,你那些禽兽儿子竟然还想要强奸才刚过十岁不久的我。你什么时候履行过一个父亲地责任?在你心中。只有权力。只有欲望。你不配提妈妈和弟弟,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脸上地面纱已经被泪水打湿,眼看苏拉情绪极不稳定,叶音竹赶忙将她拉入自己怀中。用温暖的胸膛安慰着他。

马西莫地身体同样在颤抖,两行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是地。我不配。除了权力和蓝迪亚斯,我从未在乎过其他什么,否则。我又怎么会有今天?我甚至没有权力去怪你的兄弟姐妹们,毕竟,是我没有教好他们,我从来就没有关心过他们。”

“直到你后来从暗塔回来,我才知道自己亲情上是多么的失败。还记得么,你对我说过什么。你说,你会替我做三件事。之后,我们就不再有任何关系。那一刻,我的心承受着巨大的震撼。你地经历我都知道,我从未想过你会原谅我或者会为我做什么。

在我看来。你们这些孩子都只是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但你不是。尽管我感受到你对我深深地恨意,可是。你却依旧决定要替我做三件事,这意味着什么我再明白不过。因为你心中怎样都还有我这个父亲的存在。血浓于水,不论怎么说,你身上都流淌着我的血液。”

听着马西莫地话,苏拉在叶音竹怀中放声痛哭,再也不肯抬起头来。而叶音绣的目光则只有无奈,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且,苏拉这样的哭泣对她的身体只会有好处,她早就该充分的发泄出自己心中的悲伤了。

转过身,背对着叶音竹夫妻三人,马西莫默默的擦拭着自己的泪水。他说的没错,在他这些子女中,唯一有孝心的也只有苏拉。哪怕苏拉从未叫过他一声爸爸。

擦干泪水,马西莫才重新转过身,向叶音竹道:“我仔细思考了很久,蓝迪亚斯全力支持圣战不难。但我必须要保证我的国家延续下去,保证蓝迪亚斯的兴旺。而这却并不是我的力量所能做到的。或许你和法蓝可以保证在多长时间内米兰帝国能够不向我国发动攻击,并且保证在战争中对我蓝迪亚斯军队的调动绝对公平。但是,这些都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蓝迪亚斯现在缺少的并不是你们的保证,而是出于自身的问题。我所要提出的条件,就是给我一个继承人。”

马西莫似乎已经将自己心中的悲伤抹去,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叶音竹完全相信,如果自己不答应这个条件,以马西莫的性格,绝对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陛下,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什么叫给您一个继承人?”叶音竹沉声问道。

马西莫道:“我百年之后,蓝迪亚斯需要一名出色的君主,带领帝国走出困境,让蓝迪亚斯的人民不至于承受痛苦和奴役。

而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