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佐和与唐门的甜蜜时光11

作者:豆蔻年  |  更新时间:2013-07-14 07:17  |  字数:0字

这一晚,唐门不仅没有如愿抱着自己的老婆睡觉,反倒和陈政挤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经过一夜说教的陈政在洗漱完毕,又吃了早点以后,被唐门生拉活拽的拉去了玛丽大婶家。

经过唐门苦口婆心的劝说,软硬兼施的威胁,还有拳头政策以后,陈政终于妥协,决定低头认错,给自家的孕妇道歉,绝对不让他们的家事,影响到唐门的“性福”。

走进玛丽大婶家,三个女人正坐在院子里吃早点,看见唐门和陈政走了进去,安莫言撇了撇嘴,一脸的不悦,对陈政说道,“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唐佐和看了唐门一眼,招招手,道,“过来坐着吃早点。”

“来了。”唐门老实的应了一声,这边坐了过去,临走前不忘对陈政使了个眼色,小声道,“千万别搞砸了,我的性福就靠你了!”

“知道了。”陈政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陈政皱起了眉,同样都是做人家丈夫的,为什么待遇区别就这么大呢?唐门可以过去坐着再一起吃早点,而他就得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受尽三个女人的白眼。

“怎么着?在家打了我还不够,追到巴塞罗比亚还想打我!算我怕了你,行不?我躲到玛丽家里来了,你还要跟着撵过来?你到底想怎么样?给条活路吧!”安莫言瞪了陈政一眼,怒声说道。

身边有唐佐和这个大靠山,还有玛丽这个新认识的闺蜜,安莫言底气足了,胆子也大了,完全不把陈政放在眼里,而且还明刀明枪的的和陈政唱对台戏,一舒多年来被陈政欺压积攒的怨气。

听着那个女人在众人面前颠倒是非,把他说成了一个满脑子都是家庭暴力,蛮不讲理的野蛮人,陈政气的七窍生烟。

他是爱抽烟,但他已经抽了快三十年的烟了,要他一下子戒掉,谈何容易?女人从来都不会明白,男人压在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每当他觉得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就想抽烟!

那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法,也是他累积了几十年的习惯!心烦的时候来一根,舒缓压力,饭后来一根,快活似神仙,事后来一根……,咳咳……!!

自从知道安莫言怀孕以后,陈政高兴地不得了,他终于可以完成这一生的夙愿,真真正正的当一次爸爸了!

在安莫言怀孕期间,陈政已经尽量控制自己,少抽烟,就算是抽烟,也尽量避开安莫言,不让二手烟污染到她们母子,那天他心情实在烦闷,和安莫言吵了几句以后,就躲到客厅去巴拉了一支烟来解闷。

谁知那女人不依不饶,从卧室追了出来,一见他又开始抽烟,立刻横眉竖眼,扑上来就要从他嘴里把烟抢走。

这还得了?!老虎嘴里拔牙!这女人简直无法无天了!以后岂不是要骑到他头上去拉屎!陈政气不打一处来,就轻轻的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就是一顿训,训的那不知好歹的女人眼泪横流,再也不敢哼哼一句。

谁知第二天,陈政一觉睡醒,就发现家里的女人趁他熟睡的时候,托着行旅箱,带着他还未出生的儿子跑了!

也不知跑去了哪里,电话关机,各种方法都联系不上,陈政甚至还去警署报了人口失踪!

好不容易,几天前收到了唐门从巴塞罗比亚发来的邮件,让陈政赶紧来巴塞罗比亚把自己的老婆领回去,他立刻马不停蹄的撵了过来!

“反了你了!”陈政眉头一皱,挽着袖子就要冲上去教训安莫言。

就在这时,一声咳嗽从身后响起,唐门的咳嗽适时的提醒了陈政,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教训某孕妇,而是用尽各种办法,哄好某孕妇。

“怎么着!你又想动手了是不!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安莫言杏眼一睁,双手叉腰,指着陈政的鼻子开始骂起来,“陈政,我要和你离婚!离婚!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一听到“离婚”两个字,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仅是陈政,就连唐佐和等人也都吓了一跳。

这还怀着身孕呢?怎能离婚?这话说出来也实在有些太惊悚了。

“好老婆,我错了!”陈政双腿一软,差点没给安莫言跪下来,赶紧奔到安莫言面前,双膝一屈,做半跪状,赔着笑脸,道,“我的好老婆,不要离婚嘛,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呢?咱们和好吧。”

“早干什么去了!事情无法挽回了才知道说对不起!我不吃这一套!陈政,我告诉你,我忍你够久了!从今天起,我再也不要继续被你欺压了!”安莫言怒声骂道。

“好老婆,我最亲爱的好老婆,咱别闹别扭了行不?气坏了身子怎么办?”陈政眼巴巴的望着安莫言的肚子,生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好歹,也不敢再惹安莫言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我该死,你打我,行不,我让你打。”

说完,陈政一把抓起安莫言的小手,使劲往自己脸上抽,边抽边说,“老婆,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你就当是放了个屁,让一切都烟消云散,行不?”

陈政的劲儿用的不小,打在自己男人脸上,却是疼在自己心坎里,一连打了好几下,安莫言开始心疼了,又拉不下这个脸,不想这么快就原谅陈政,于是便将手用力收回,骂道,“干什么啊?你脸不疼,我手还疼呢!”

“对不起,好老婆,我粗糙的大脸搁着你白嫩的小手了,你就原谅我吧,我发誓,我以后一定改,再也不对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