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百章日子

作者:花期迟迟  |  更新时间:2013-07-29 12:25  |  字数:3449字

“嗯,说起来种稻子也不难,同旱地没有多大分别。至于节气之事,我既然能培育菜苗直接下地,自然也能提前培育稻苗,这样省了播种发芽等时日就不怕秋时来不及收获了。”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又试探道,“我也只知这事张扬出去,兴许要有些麻烦。但若是成了,往大了说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往小了说也能给你捞个一官半职。老话说,靠人不如靠己。孙府尹毕竟是外人,真到有事的时候不见得可靠。就算他一心相护,但世事无常,他这府尹的位置总不能坐一辈子。若是你因为种稻有功封官进爵…”

方杰皱眉打断了她的话,“你怎有如此打算?我说过这一辈子只愿同你相守田园,难道你不相信?”

蒲草心里暗喜,脸上却是略带委屈的小声辩解道,“我怎会不愿意同你相守,但是,你父亲那里,还有你娘亲的遗愿…”

方杰挪了椅子挨近蒲草,叹着气把她揽进怀里,“你啊,平日就是思虑太重,这些事自有我操持,你只管好好过日子就是。我父亲那里经过先前那事,许是一辈子都没有瓜葛,自然不必再顾忌。至于我娘在天之灵,比起升官发财,定然更喜我平安康健。”

蒲草轻轻依在方杰怀里,心里的大石终于完全放了下去。她前世虽说是个英文老师,但那句“悔叫夫婿觅封侯”的话还是听过的。作为女子,哪个不希望丈夫能日日陪在身边。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是夫啊。那些官家夫人出入奴仆服侍,受人奉承,看着风光之极,其实背地里孤守寒夜、独对寒窗的苦楚,又有谁知道?

人活一世,吃喝能够饱腹、穿戴能够御寒就好,再多就是累赘了。

她不想如何称霸天下,如何大权在握,只想同丈夫孩子守着自家小院儿过着平静安宁的日子。而今日听得方杰当真同她一般想法,自然就再无任何担忧了。

“好,是我想岔了,以后再不会提起这事了。”

方杰想了想,却是不愿他未来的妻把他看成是一个任人欺凌的小商贾,于是伸手指了俩人身后的那座大山,低声在蒲草耳边说了几句话。

蒲草听后惊得眼睛圆瞪,仔仔细细打量了那大山好半晌,末了笑道,“人家都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若是藏着掖着,许是人家就会挖空心思寻找,但这般大大方方摆出来,反倒不会惹人多心注意了。”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方杰低声重复了一句,眼里亮色越发璀璨,最后居然不顾远处的一众邻人,抱着蒲草狠狠亲了一记,“你当真是天上下凡的神仙不成?这么聪明的主意居然信手拈来…”

蒲草眼睛瞟到远处的春妮在捂嘴偷笑,立时羞得脸色红透,一把推开方杰嗔怪道,“你突然发得什么疯,让人家看了笑话。不就是灯下黑的道理吗,街边小孩子都知道,好不好?”

方杰爱极她这般羞恼的摸样,朗声哈哈大笑,哄劝道,“好,好,都是我太笨,娘子最聪明。”

“谁是你娘子,我还没嫁你呢!”蒲草跺脚欲走,不想这时候她面前的鱼竿却是狠狠动了一下。方杰立时跳起来嚷道,“哎呀,有大鱼上钩了。”

蒲草一听有鱼,立时就把旁事扔到了脑后,俩人合力抓了鱼竿溜了半晌,最后到底拽上来一条三四斤重的草鱼。

俩人欢呼惹来众人围观,都道真是好兆头。

随后,刘厚生和董四的网里也圈了六七条半尺长的鲶鱼,两人合力抬网到岸边,喜得山子跳进网里去抓,蹭了一身黏糊糊的赃物。

蒲草照着这淘气小子的屁股给了几巴掌,末了喊了春妮一起回院子张罗午饭。

瘸腿老伯抱着刘家胖小子坐在树下,笑得嘴里豁牙都露了出来,见得孩子娘亲回来,脸色很是有些不舍之意。

蒲草看在眼里就把这事儿记在了心上,回去之后托人打听几日居然当真给老头要了个三岁的小闺女,那小闺女无父无母又不得亲族待见,得了瘸腿老伯如珠如宝般疼爱就真心把老伯当了亲爷爷孝顺。长大后瘸腿老伯过世,她又成了蒲草跟前得力的管事丫头。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再说蒲草等人把亲手打捞回来的大鱼小鱼下锅煎炒烹炸,忙得不亦乐乎,开饭时又把饭桌放到了院外的大树荫凉下,就着江风吃鱼喝汤,那个欢快惬意,当真是连天上偶尔路过的白云都嫉妒的多停留了一刻。

将近日落之时,众人依依不舍的拾掇了东西,坐车离了这一处世外桃源,踏上了回村的归途。

方杰原本和蒲草已是说好不再提种稻之事,他不求闻名于朝野,不求升官发财,只愿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子和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想就能不发生的。

众人回去第二日就是中秋节,蒲草打定主意要好好庆贺一下。去年的中秋她刚刚来到这世界,别说月饼和好菜好饭,就是填饱肚皮都是个难题。而今年她已是有房有地有产业的小富婆一枚,自然要好好庆贺一下。

正好,府学里也应节气放了两日假,张贵儿和胜子雇了个马车回家来了。两个少年走时还有些农家孩子的拘谨,这般在府学熏陶了两月开了眼界,就如同那经了细雨润泽的竹子变得出类拔萃,很有些翩翩佳公子的味道。

两人一着青衫一着宝蓝,刚在村口下了马车就被村人笑着围在了一处,这个问询府学先生严厉吗?那个问询府学吃得什么饭菜,这般出息人?

后来